日本攝影的漫遊者:侯鵬暉

螢幕快照 2016-09-06 下午10.38.37.png
日本大學(圖為侯鵬暉提供)

波特萊爾在《現代生活畫家》一文中提到「漫遊者」(Flâneur)一詞。他認為漫遊者不再是對過去永恆、不變、經典的歌頌。而是更加關注現代化的「變動、消逝」,並且沒有特定目標的漫遊在街頭上。

在今天,出現了新的「展覽漫遊者」,不再像過去在街頭上閒晃,細心關注日常生活變動的瞬間,跟大眾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觀察距離。反而是鎖定日本攝影展覽的變動,還有發生攝影事件的各個場域。就像是今天的展覽漫遊者,在日本大學攻讀完碩博士的侯鵬暉,這次則是在Lightbox分享他「觀察」日本攝影的相關資訊。

大抵來說,侯鵬暉首先介紹他的母校日本大學,另外也介紹在日本學習攝影的相關資源;然後,則是介紹統整每年日本攝影界發生大事的《日本寫真年鑑》;接著,介紹日本攝影的相關比賽;最後,則是簡介日本攝影的展覽空間。另一方面,本文除了侯鵬暉分享的資訊外,我也會跟台灣攝影的現況做對照延伸。

繼續閱讀

攝影書作為一種方法:《攝影之聲》 X Lightbox

VOP18-34.jpg《攝影之聲》的主編李威儀這次在Lightbox跟藝術家曹良賓、還有評論家陳佳琦以及觀眾們一起討論攝影書的價值與意義。有些人抱持著想知道如何編輯攝影書的心態來。也有些人因為自己也有蒐藏攝影書,所以好奇攝影書如何成為一種方法。此外,這場討論活動,也引出一些這期《攝影之聲》的內容,比方說台灣出版圖文攝影書的傾向是否是迎合市場需求、又或者台灣缺乏系統性的攝影資源等等。另外,現場也有些雜誌之外的討論,比方說攝影書的價值、攝影書跟攝影集的差異、攝影書的編排等等。有趣的是,我認為這些內容都不僅是在討論「純粹的攝影書」,而是呈現「攝影書在台灣文化脈絡下的特殊意涵」。

攝影書的價值

既然是談攝影書,那麼攝影書有什麼特殊價值呢?李威儀指出,他透過兩種方式看待攝影書:「一種是視覺藝術的角度,另外一種是文化意義的角度。」換句話說,前者專注影像的個人表現力,後者則關注文化或歷史的整體意義,更能透過文化脈絡的方式思考書籍形式的作品載體。簡言之,這就是攝影書的雙重價值,它能是一種文化檔案,也同時是一種藝術創作的形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