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不可見成為可見

screen-shot-2013-01-20-at-9-23-56-pm.png
Jeff Wall, Polishing, 1998  圖片出處

前陣子跟朋友一起去北藝大旁聽K在美術系博班開的課。這堂課一方面刺激我創造思考,但又同時箝制我下筆寫作的可能(因為越想做創作性高的東西越寫不出來)。當然,我去以前已經知道K更注重歐陸的創造性書寫,而我這種平易近人的書寫,相較下來還是走不出經驗的框架。對K來說,好的創作跟評論都一樣,是讓那些「不可見的事物成為可見」,說出作者或作品「沒有說出來的潛在性」。

值得注意的是,對藝術創作來說,他還是區分出某種標準(評論者或藝術家的專業倫理)。至於,那些符應我們既有經驗框架的創作或報導評論,並沒法開啟我們更多的思考可能,只是讓我們快速吸收並快速遺忘(就像是大眾媒體一樣)。

相較於符合既有框架的作品。嚴肅或專業的創作,必定得逃逸於我們的經驗之外,重新陌生化(激進地)我們的日常。換句話說,嚴肅的創作,勢必得在資本主義同質、平面化的經驗生活中,打開不同維度的皺褶,而呈現「創造性的逃逸」。但這種逃逸,絕不只是消極地迴避現實的複雜,而是激進、危險、邪惡的、讓人不安的對觀者挑釁(所以總是不合時宜)。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