皺褶的德勒茲:《分裂分析德勒茲》

p1391801865.jpg

關於德勒茲,我感受到的更多是他的哲學運動,而不是清楚的理解他的哲學體系。近來楊凱麟出版的《分裂分析德勒茲》則將德勒茲不斷的問題化、不斷的皺摺、再皺摺、複雜化,而不是分析德勒茲或將德勒茲給整體化、系統化、將其複雜的皺褶維度給攤平。可以這樣說,關於德勒茲更多的是問題,而不是定義。

我在楊凱麟的「說情」下,也漸漸受到德勒茲的強度影響。德勒茲的「差異哲學」很適合藝術家或創作者,因為他堅決抵抗「共識、同質化、同一體制、柏拉圖哲學、再現霸權、系統性、宏觀體系等等」,並富含未來感性與生命力的創造少數民族(或未來子民)的語言。換言之,就是肯定「絕對差異的創生」,而不是收編所有的差異到既有系統的框架。

我從沒看過一個人可以這麼瘋狂又熱切的深愛一位哲學家,在楊凱麟身上具體的展現這種運動(我曾經去北藝大聽過楊凱麟表演的德勒茲,真的是極具情動的強度)。他真的是用肉身、文字以及特異書寫體現(再皺摺)德勒茲的思想運動,狠狠地套著德勒茲的利爪來抓痛我們,迫使我們思考。

《分裂分析德勒茲》可以從雙重面向來看,一面是「先驗經驗論」(特異的時間與空間性)、一面是「建構主義」(特異點、逃逸線、內在性平面等)。楊凱麟正是在這兩個雙面中,不斷跳躍、重複、凹折、扭曲,像酒神般的舞蹈文字的唯物運動,將德勒茲「反實現化」到虛擬的運動狀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