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要表達自己?還是社會介入?:矛盾可能的想像

我想再次開啟個不合時宜但大家還是會想的問題,也就是藝術作品總面臨矛盾,到底是要保持清高姿態的維護自主姿態?還是藝術要介入政治、關懷社會、替弱勢發聲、討論議題?假如維持自主的場域,很容易會被商業市場機制收編成僵化的美學表現;但假如是要介入社會,又很容易被人以倫理的角度說「關懷議題的政治正確操作」、「剝削他者形象成就自己藝術」、「藝術成為工具操作」等等。

在我看來,重要的不是二擇一,更重要的是這兩者之間相依相存的「張力」關係。換言之,自律(自主性)跟他律(社會介入)是互相依存,而不是絕對的對立或選邊站。簡單來說,與其選邊站,不如「辯證地」看到自律中有他律、他律中有自律的「相互關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當然在此之前,我們還是先回到兩邊來思考。

去年我去了歐洲的藝術三大展(卡塞爾、威尼斯、明斯特)。很明顯的,威尼斯雙年展的《藝術萬歲》捍衛著藝術自律的場域,回到藝術家本身的創作過程討論;而卡塞爾文件展的《向雅典學習》則堅守左派的社會批判精神,更強調議題性跟批判性。有些人對文件展感到失望就在於過於說教或政治正確,而雙年展在藝術自主的維持上則是少了對現實的批判性。簡單來說,兩個展覽的互相映照就像我上述提到的「自律-他律」矛盾。然而,上述展覽中有趣的作品往往跳脫上訴的對立框架,既個人又政治的同時運作否定現實的新可能。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