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逸的勇氣

「逃逸的勇氣」是成為當代創作者的必備條件。

有趣的創作者,必須勇敢地朝未知的自己(世界)探索,並積極地爭取不在既定體制下的自由。而不是因循苟且的只為謀生需求而配合市場風向創作。如果說,作品是配合當下趨勢所做,又或者礙於現實無奈狀態下的妥協成果,那將顯得力量貧乏。所以,相較於那些甜美又討好人的作品(或設計);好的藝術必定是激進、恐怖的、令人不安的踩在界線上,進而開啟觀者的能動性,讓人感受到一種詭異的特異性。

關於這種特殊感覺,布列東在小說《娜嘉》裡形容的很漂亮「美將是痙攣的,否則即不是美。」(Beauty will be CONVULSIVE or will not be at all)換言之,美不是只是給我們形式上的愉悅,讓我們用既有的經驗感受;美必須震懾我們,讓我們感受到在我們經驗之外的怪物。不過,這種震撼,不能只停留在形式上的噁心,更恐怖的是某種觀念或意識形態的強烈翻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