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主義:抵抗消費社會的物慾橫流?

0c1a669b8a61c4b881a8acfcffcc5daf.jpg

原文刊載於《哲學01》

今天,我們隨便走進一家書店,便能看到無數在提倡極簡風格、裝潢設計、服飾搭配(性冷淡)、少即是更好、批判消費文化、減少物慾、回到內心生活等等的「極簡生活指南」。弔詭的是,這些抵制消費的宣稱往往扣著「更高級的消費」,而相較大眾消費的俗艷,極簡那種雅緻精巧的風格更是引人入勝。

不可否認,極簡風格形塑出的脫俗品味讓人愛不釋手。但是,當我回到藝術脈絡,理解「極簡主義跟現代(形式)主義」的激烈爭論,以及法蘭克福學派「文化工業」(Culture industry)的批判理論,就會察覺到這些要求我們「越少越好、抵制消費、回歸純樸」反而是要我們做出更多的「極簡消費」。簡單來說,上述是資產階級的「風格形塑」,這些商業模式往往忽略了極簡主義(Minimalism)出場時的政治抵抗姿態,而只取其風格而成為徒具形式的消費元素。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