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潛能的召喚:邊緣島嶼

邊緣島嶼3.jpg
《邊緣島嶼》展覽場地

我們如何思考邊緣性?歐洲大陸的整體思維,跟島嶼片段、混雜化之間的關係又是什麼?李威儀在集美阿爾勒攝影季策劃的展覽《邊緣島嶼》,試圖透過五位藝術家(高俊宏、曹良賓、陳以軒、劉芸怡以及張卉欣)的作品探討台灣的邊緣視角,並透過作品召喚被主歷史敘事排斥的他者。恰恰透過這些碎裂他者的時空穿越,讓線性的敘事停滯。也正因為線性敘事的停滯,以及剩餘物的回歸,我們開始瓦解既有框架,進而產生一種新的感覺,解放對於既有現實的新想像。

除了張卉欣用邊緣視角拍攝現代生活中的剩餘物(曖昧不明的棄物)之外,其他創作者皆傾向關注在現代化之下幾乎失去功能作用的停滯廢墟。曹良賓在失去祭祀儀式功能的忠烈祠,拍攝在忠烈祠享樂的人們與嚴肅環境形成的張力。而劉芸怡則是探索金門的廢墟,並從外表召喚其內在生命。高俊宏則是關注受到新自由主義壓迫下的邊緣人(包括他母親),並在廢墟裡重新召喚回那些被壓迫者的聲音。至於陳以軒則是用一種詩意的視角,關注那些現代都市中被遊民佔據的暫時住所,並挪用建築廣告的文案,型塑出某種詭異又荒謬的詩意。

繼續閱讀

廣告

曹良賓《中途》:在路上,接受脆弱

11875166_10153516818236217_2013520210015249597_o

華特・惠特曼:「要明瞭天地萬物本身就像一條公路,如同許多公路一樣,好似那位漂泊不定靈魂的道路。」[1]

藝術家曹良賓的攝影書[2]《中途》(Sojourn),是透過One/America以及Inner/City兩部在美國拍攝的作品交織而成。前者類似美國傳統的公路攝影,而後者則是紐約的都市景觀。這本攝影書中,充滿他身處異鄉的困惑與衝突,並且進一步思考,如何面對迷茫、徬徨、未知、脆弱的自己。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