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與激進政治:李傑《我越不理你,你卻離我越來越近》

10854822_1255066681207466_7144621354871279817_o.jpg

「儘管有人強調藝術是一種事件,只注重藝術家創造的工作,不考慮各種體系、實踐、情感模式、思考圖式所構成的肌理。但其實,正是這種肌理,讓一個形式、一抹色彩、一段激調、一處留白、一發動作、一層平面上的一點閃光,給人帶來了感動,讓其成為事件。」-賈克・洪席耶(Jacques Rancière) 1

我們如何考慮李傑在立方計畫空間的展覽《我越不理你,你卻離我越來越近》2?主體是誰?空間的佈置分配?空間隱含的緊張關係?潛在的白立方空間?流動的觀者?記憶的不自主迴響?政治的藝術?

每次我跟朋友討論到這展覽的時候都有種很難講清楚的感覺。然而,這種含混未明的感覺,不單純是用神秘化的手段來包裝作品,而是確切的開啟觀者某種怪異的感受。當踏入展場的那一刻,我心裡立即跳出個疑問「這是立方嗎?」我發現我無法好好的將展場整合進我過去對這空間的認識,也就是說這展場造成了我對立方既定印象的「斷裂」。

繼續閱讀

私攝影、城市地景、日常詩意:台日攝影交流

img_53856fbaa484b046f381a07a9982be16229346.jpg
仲田絵美《緣》

日本著名發行攝影集的赤赤社長姬野希美,帶著淺田政志、仲田絵美、藤岡亞彌、山內悠、石川竜一等人來台宣傳作品。在當代館(MOCA)的這場討論會,也與台灣視丘攝影學院的攝影家-曹良賓、侯鵬暉、涂煥昌以及蘇厚文等人進行交流。

有趣的是,赤赤社帶來的日本作品裡有濃厚的「私攝影」傳統(除了山內悠拍雲彩外)。而台灣攝影家則是偏向於冷靜的城市地景(曹良賓或侯鵬暉),又或者日常生活中詭異又詩意的片刻(涂煥昌或蘇厚文)。 簡言之,這次日本攝影家大多把鏡頭對著親密的家人或朋友。而台灣攝影家則是把鏡頭對著夜晚的城市空景或者日常奇觀。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