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艱澀跟簡單的寫作

去年我持續對攝影或當代藝術探索。在探索階段,我發現原本很簡單的東西變得越來越複雜,過去既有的概念很難在掌控這複雜的世界。更甚至想研究一些法國後現代學者,洪席耶(Jacques Rancière)、德勒茲(Gilles Deleuze)、傅柯(Michel Foucault)、拉岡(Jacques Lacan)、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德希達(Jacques Derrida)、梅洛龐蒂(Maurice Merleau-Ponty)等等的複雜思維。他們在在的挑戰過去崇尚理性或者形式與內容的二元對立,而返回討論表象本身的多義性,進一步凸顯表象的差異。但,因為他們的理論過於精密複雜,使用許多特殊詞彙,再加上論證架構故意用的不嚴謹,所以一般人讀他們的理論如同進入文字的迷霧叢林。

這種模糊感剛好符合當代藝術曖昧又難懂的特質。這些理論都試圖透過文化、政治、社會、語言、心理分析等方式討論我們跟世界的關係。此外,理論解釋世界強大的同時又帶點模糊感。因此,更容易被藝評們大量引用。然而,因為這些學術術語的大量引用,似乎讓藝術離一般人越來越遠。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