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攝影的想像:Lightbox X 赤赤舍

15625780_1214671288625510_2728758599154995169_o.jpg
原文刊載於《典藏今藝術》2017年2月號,頁94

一直以來,台灣在攝影文化的發展上就跟日本有著某種微妙的關係。而去年12月初,Lightboxs攝影圖書室,邀請日本出版社赤赤舍來台介紹近期出版的創作者。而赤赤舍社長姬野希美(Kimi Himeno)也帶領淺田政志(Masashi Asada)、石川竜一(Ryuichi Ishikawa)、古賀繪里子(Eriko Koga)、佐伯慎亮(Shinryo Saeki)、山內悠(Yu Yamauchi)、林典子(Noriko Hayash,因書籍還在出版中所以人沒來,由姬野介紹),來台分享作品。此外,台灣的分享代表則是2016Young Art Taipei得主李岳凌。

在座談中,我們可以觀察到,日本人分享作品的有趣方式。他們並非討論作品的創作論述。而是以音樂跟一些照片編輯在一起,以單純投影片的方式,帶給我們不同的感性思維。有趣的是,或許因為時間的關係,大部分的創作者幾乎沒多談自己的作品,主要是靠放映的投影片敘事。因此,觀者主要感受到的是圖片跟音樂所鋪陳的視覺跟聽覺饗宴,而照片的編排,也讓我們像在閱讀書籍一般的流動。

繼續閱讀

廣告

日本攝影的漫遊者:侯鵬暉

螢幕快照 2016-09-06 下午10.38.37.png
日本大學(圖為侯鵬暉提供)

波特萊爾在《現代生活畫家》一文中提到「漫遊者」(Flâneur)一詞。他認為漫遊者不再是對過去永恆、不變、經典的歌頌。而是更加關注現代化的「變動、消逝」,並且沒有特定目標的漫遊在街頭上。

在今天,出現了新的「展覽漫遊者」,不再像過去在街頭上閒晃,細心關注日常生活變動的瞬間,跟大眾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觀察距離。反而是鎖定日本攝影展覽的變動,還有發生攝影事件的各個場域。就像是今天的展覽漫遊者,在日本大學攻讀完碩博士的侯鵬暉,這次則是在Lightbox分享他「觀察」日本攝影的相關資訊。

大抵來說,侯鵬暉首先介紹他的母校日本大學,另外也介紹在日本學習攝影的相關資源;然後,則是介紹統整每年日本攝影界發生大事的《日本寫真年鑑》;接著,介紹日本攝影的相關比賽;最後,則是簡介日本攝影的展覽空間。另一方面,本文除了侯鵬暉分享的資訊外,我也會跟台灣攝影的現況做對照延伸。

繼續閱讀

從荷說起:羅晟文觀察的荷蘭攝影教育

螢幕快照 2016-08-14 下午10.57.38.png
AKV|St.Joost的地理位置圖(羅晟文製作整理)

藝術家羅晟文的創作主要聚焦在「人與動物」的關係,理工背景的他,在創作時不單只是情感表達,還有更多科學上的嚴謹思考,以及對於特定議題的關注。2015年發表的《白熊計劃》,便是羅晟文「壯遊」全球214個圈養北極熊的機構(包括動物園)計畫。作品中凸顯他對北極熊的關懷以及「動權」的問題重視。在靠著《白熊計劃》2015得到台北國際當代博覽會(Young Art Taipei)專家面對面計畫最優秀作品獎 (Best Portfolio Award))後,羅晟文隨即出發到荷蘭AKV|St.Joost攻讀攝影創作。

羅晟文之前在執行《白熊計劃》的全球性計畫時,發現荷蘭在攝影強國的包夾下,仍然保有自己的文化獨特性跟敘說攝影的語言,而不被主流攝影國家(德國、英國、法國、美國等等)影響,並且有極度多元開放又務實的特徵。再加上,荷蘭跟台灣在地理上有相似的優勢(位處交通要道、國土面積相較小)。所以,他最後選擇荷蘭的AKV|St.Joost攝影碩士學程,理解他們是如何從事獨立的攝影教育。

繼續閱讀

反身思考的遷徙:施昀佑《海豹脫下外衣的日子》

13248496_1085512641513721_8884605270489672932_o.jpg
《無題(追拍北極燕鷗)》

藝術家施昀佑在本季最後一場phototalks分享自己在紐約的駐村計畫《海豹脫下外衣的日子》。有趣的是,這套作品跟他被偷的一個經驗有關。施昀佑原本在2015年六月的時候在北極圈做了二十二天的計畫,他已經拍好冰島的火山、瑞典的核廢料、跟北極小島的冰河河面等錄像。但,沒想到在拍完整組作品後,居然連同器材跟作品在瑞典被人偷走。而他則是在紐約的駐村空間PRACTICE反身性的思考上述被偷的經驗,進而連結觀看、移動、空間跟他在全球不斷遷徙的狀態。

大抵來說,我們可以從展覽的作品中感受到藝術家在全球不斷遷徙的遊蕩狀態,以及他對於藝術機制的反省。重要的是,他的作品在展覽的形式上,更加注重「作品互文的脈絡關係」而不只是「作品本身」。

繼續閱讀

政治的柳丁嘉年華:《橙爆》劉和讓

13490584_1318651188164479_5259287395846650078_o.jpg

2007年藝術家劉和讓受邀參與雲林古坑的《台灣柳丁嘉年華》,並為此活動製作跟柳丁相關的裝置藝術。事隔多年,劉和讓在Photo talks回顧此活動,並不聚焦在他的裝置作品討論,反而是透過紀錄參與過程的影像,揭露在陽光、正向、歌功頌德的嘉年華會表面下的政治結構問題。

一般來說,在政府主導的嘉年華會上,藝術家通常都無奈成為粉飾門面,製造奇觀(Spectacle),藉此吸引觀眾人氣的工具性角色。然而,劉和讓在今天卻用另一種不同的角度,詮釋當年那場詭異的奇觀盛會。他並非討論嘉年華會的歡樂氣氛,而是聚焦於柳丁產能過剩(高達1700公噸的柳丁置入現場),以及政府跟農會掛勾的政治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劉和讓試圖跳脫藝術家單純做作品、為政府服務的角色。並從五個不同層面分析這場歡樂的柳丁嘉年華。首先是因應活動的臨時人力「柳丁農」;然後是排他意識強,只能當地戶籍參與的「農會」;再來則是控制農會的「政府」,將藝術裝置導入此活動;接著是支配整個資本市場的「農委會」;最後則是從「國家」的角度連結自己的作品討論。換言之,劉和讓將者個活動不只停留在表面的歡樂,而是層層挖掘活動背後環環相扣的結構性問題。

繼續閱讀

美學的矛盾:《甜水》陳嘉壬

13305145_1297398730289725_8841234560466782176_o.jpg
陳嘉壬將漂浮在河流上的垃圾轉化為朦朧抽象的影像

打開當代的站長陳嘉壬在新一季的Phototalks分享去年在印尼日惹駐村的創作計畫。主要關注當地河川附近的生活樣態,他發現當地的河流上詭異的飄滿著垃圾,所以他的駐村計畫主要透過觀察河川搜集資料。重要的是,他發現日惹還在現代化的轉換過程中,並非完全現代化的城市,所以還能看到許多傳統的建築跟生活習慣。簡單來說,我們可以注意到他的駐村計畫反映印尼正在邁入現代城市的中介狀態。

這作品分別用兩種不同形式在台北跟印尼展出,在印尼展時主要配合在地的文化特徵(火山裝置),但在台北才有具體的概念跟想法《甜水》。有趣的是,他並不是直接對污染議題批判或抗議,而是對這議題的美學轉化[1]。

本文先概述他的創作流程;接著拿國外拍攝污染河川的藝術家跟《甜水》做交叉對照;再來分析陳嘉壬在台北跟印尼展覽的差別;最後則是拉回台灣的脈絡看待《甜水》跟《南風》計畫對於「社會批判」跟「美學自主」在藝術作品上的重要辯證。

繼續閱讀

私攝影、城市地景、日常詩意:台日攝影交流

img_53856fbaa484b046f381a07a9982be16229346.jpg
仲田絵美《緣》

日本著名發行攝影集的赤赤社長姬野希美,帶著淺田政志、仲田絵美、藤岡亞彌、山內悠、石川竜一等人來台宣傳作品。在當代館(MOCA)的這場討論會,也與台灣視丘攝影學院的攝影家-曹良賓、侯鵬暉、涂煥昌以及蘇厚文等人進行交流。

有趣的是,赤赤社帶來的日本作品裡有濃厚的「私攝影」傳統(除了山內悠拍雲彩外)。而台灣攝影家則是偏向於冷靜的城市地景(曹良賓或侯鵬暉),又或者日常生活中詭異又詩意的片刻(涂煥昌或蘇厚文)。 簡言之,這次日本攝影家大多把鏡頭對著親密的家人或朋友。而台灣攝影家則是把鏡頭對著夜晚的城市空景或者日常奇觀。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