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與激進政治:李傑《我越不理你,你卻離我越來越近》

「儘管有人強調藝術是一種事件,只注重藝術家創造的工作,不考慮各種體系、實踐、情感模式、思考圖式所構成的肌理。但繼續閱讀 “日常與激進政治:李傑《我越不理你,你卻離我越來越近》"

虛擬潛能的召喚:邊緣島嶼

我們如何思考邊緣性?歐洲大陸的整體思維,跟島嶼片段、混雜化之間的關係又是什麼?李威儀在集美阿爾勒攝影季策劃的展繼續閱讀 “虛擬潛能的召喚:邊緣島嶼"

是藝術機制,非圖像機制:年輕攝影創作者的無奈

在我對《圖像與機制》策展人的態度提出一些批判後,我必須澄清我並非以一個現代主義者(教條主義,認為展覽就應該怎樣繼續閱讀 “是藝術機制,非圖像機制:年輕攝影創作者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