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與世界的辯證

編按:去年一時興起寫的文章,因為太過即興的書寫所以從來沒發表過,最近看一些電影後突然感受到「世界」的重要性,所以重新編輯後讓這篇文章問世。

在今天,那麼注重個人主義跟個人自覺得時候,我們要回頭談理想精神,似乎顯得不合時宜。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想達成的目標跟敘述,我們不能透過一種西方化的大敘述去概括每個人的獨特性。所以我們對那些說教的人、那些死板的人、那些守舊的人,那些透過教條扼殺個人獨特性的人不滿。

雖然,一直以來我喜歡當代思潮與後結構主義的個人差異或流變。然而,我卻從未忘卻傳統的重要性。沒錯,與其說我喜歡跟緊時代潮流的人,不如說我更喜歡不合時宜人。但是,我跟對視傳統為宗旨的人不同。對我來說,所有的經典作品都含有一股僭越的精神,所以我們學的不是那些作品的形式技法或規範,而是要領會作品蘊含的矛盾張力跟其帶給我們真正自由的想像力。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