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藝術機制,非圖像機制:年輕攝影創作者的無奈

在我對《圖像與機制》策展人的態度提出一些批判後,我必須澄清我並非以一個現代主義者(教條主義,認為展覽就應該怎樣繼續閱讀 “是藝術機制,非圖像機制:年輕攝影創作者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