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警鐘:《數位狂潮下的群眾危機》

在我點開臉書或者instargan時,我開始意識到自己被這些平台所控制,他們要求我們不斷餵養新圖片或新訊息,而我也變成點擊或數位痕跡所形塑的數據,廣告推播也不斷依據這些數據算出我的喜好,同時推播我的數據演算出來的廣告。科技在不斷方便我們生活同時,也逐漸反過來控制我們的生命與選擇,面對科技不可見的治理,我們似乎無處可逃?

數位時代的生活對我們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繼《激進美術館》後,一行出版了韓裔德國哲學家韓炳哲(Byung-Chul Han)的《數位狂潮下的群眾危機》(以下簡稱《群眾危機》)。相較《激進美術館》聚焦在當代藝術領域的檔案、政治、歷史、時間觀等問題;《群眾危機》則是對數位時代進行宏觀的批判。儘管如此,兩本書還是有共同的政治訴求,也就是試圖在越來越被財團私有化的新自由主義社會,重新思考「公共領域」的群眾問題。

對數位時代的反思距離

韓炳哲在《群眾危機》中又再次對當代社會的現象進行反思。為什麼說「再次」?因為他許多書都是環繞當代社會進行整體的結構批判,無論是《倦怠社會》、《透明社會》等,都再三強調當代社會中不斷強調的肯定力量,取代了過去批判的否定力量。而這種過度肯定將導致社會產生問題,功績社會不斷進入自我循環與自我肯定的大迴圈,而過去能連結大家的公共領域也不斷被私人與功績社會強調的價值所遮蔽。這邊可以注意到,韓炳哲絕非擁抱數位浪潮的便利;一直以來他都對強調肯定、積極、正向的社會保持批判反思的「距離」。

此外,他的論述也會一直對照「過去」與「現代」的差異。過去的人文精神也在今天科技的控制下逐漸削弱。無論是人跟人的面對面溝通、政治的公共參與、攝影跟現實關係不再緊密、爆量的資訊取代凝思的知識等。更重要的是,過去主權者「由上而下控制」人的方式已經不管用;今天更多是無處不在的隱形監控,以及不斷內化的自我優化律令。

數位的匿名與透明危機

韓炳哲對網路的透明與匿名性也保持著質疑,因為過度透明會形塑巨量資料的堆砌,而沒有辦法讓我們去思考這些資訊的意義。現在「公開透明」的訴求對有些人來說是朝向自由民主的方向;但對韓來說,過度的透明也讓人們的思想越來越扁平。舉例來說,過去出版都得經過出版社、編輯、媒體守門員等細心的篩選與討論,才能保障內容品質與原創性;然而今天自主出版、網路自媒體、社群媒體的發言,則不再需要經過管理與審查。

再舉個生活例子,今天沒人會管我們在限時動態發言,我們透明又無縫的分享或直播自己的生活。但這種透明又直接的「當下」分享則容易導致「去媒介化」的危機——也就是所有發言都未經媒體中介的篩選,不再需要編輯去蕪存菁與陶冶文化。韓也提出「去媒介化」的問題,在於語言和文化都變得更加扁平與庸俗。

對他來說,書寫必須經過中介,以及排他的機制,這樣才有真的創造性,否則只是同義反覆。他語重心長的提到「書寫是一種排他性的行為,而集體、透明的書寫所產出的只不過是添加物,無法製造出全人然或奇異的事物。透明的書寫只是把附加資訊合併在一起。」

二元對立的論述缺陷

然而,我覺得這樣的論點稍嫌武斷與菁英。確實,去媒介化的當下分享讓大家變得更未經反思,不用再反覆推敲的思考。但是,韓提倡的媒體管理員機制,很容易變成只鞏固官方、學術、菁英或者市場的聲音,而排斥掉不符合他們意識形態的雜音(韓確實把數位資訊當作有溝通危機的噪音)。

此外,數位資訊無聊又同義反覆的分享,也並非沒有創造性的可能。舉例來說,創作者可以重新拼裝、挪用、重組,賦予這些數位資訊新的意義或者批判性的概念。而不是以「過去出版篩選會讓人思考」、「今天數位資訊都讓人愚笨」的二元對立態度鞏固既有階級。在我看來,出版的篩選機制可能會讓一些有創意的東西被排除,因為要符合消費市場的大眾口味;而數位也不一定都很扁平,有意識地運用數位科技,反而也能達到創造性的可能。

韓的論證很喜歡運用二元對立的框架——傳統是善的、數位是惡的。比方說環繞在這本書的許多概念「奇觀/尊重」、「匿名/具名」、「憤慨/儀態」、「唯獨/群居」等等都是在運用這套邏輯,總之就是數位將我們的批判、尊重與反思的距離給消除,使我們活在一個沒有距離與隱私的當下唯我社會,不斷攬鏡自憐。在我看來,他太小看數位媒介的積極性,而是直接把數位貶到一個很危險的位置;事實上數位媒介也是有其「中介」(載具),也有重新拼裝跟反轉既有意識形態的可能,並非如他所說的透明。而傳統出版也並非都會讓人思考,因為有許多出版也是為了符合市場機制而大量出版讓人快速消費的刊物。

如果對媒介史有研究,就會發現每次新媒介(印刷術、報紙、電視等)的出現,都會同時有傳統人士的批判。而且論調幾乎跟韓一樣,也就是雖然新媒介讓人變得更容易溝通跟傳播,但同時也讓人變愚笨。此外,韓的觀點也沒辦法解釋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網路連結,事實上網路科技還是有串連國際的積極面向,反而是因為網路的匿名性才更強化抗爭事件的擴散,數位科技並非只是洗腦我們,如果有自覺的妥善運用,它也能喚起具體又公共的政治行動。

對大環境的自覺

綜合來看,韓的金句式論證稍嫌武斷,此外他也較少原創性觀點,大多是搓揉許多哲學家的概念運用到當代社會的情境,更像是哲普介紹的哲學論證,而不是深化的討論問題,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他往往很快就丟出二元對立的結論。雖說如此,他的思想還是有許多值得借鑑的地方,指引我們不會自然而然被數位科技的大環境控制。或許,不要把他的思想當作數位時代的終聲;而是作為提醒我們在這個時代能更加自覺的警鐘。

附註:

老實說,我以前很喜歡韓炳哲,從他的書收穫很多對數位時代的批判思想,他不只是把理論停留於過去,更重要的是在數位時代的現況來運用理論。然而,現在看他的書,會覺得他是否也成為他自身的批判對象?成為小巧輕薄的哲學訊息,而較少複雜的思考?雖說如此,我也可以理解現在沒人有耐心讀長篇大論,大家都只能接受簡短的訊息。或許韓也是順應時代,採取同義反覆的策略,如同他所批判的數位訊息。(我發現他每一本書的論證方式跟討論議題其實大同小異,很多時候只是名詞替代或是換句話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