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探險的重新想像:莊媖智《西門時刻》

1.舞廳.jpg

原文刊載於《藝術觀點ACT》75期,2018年7月出版

我們不是生活在一個同質的、空的空間中,正相反,我們生活在一個佈滿各種性質,一個可能同樣被幻覺所縈繞著的空間中;我們第一感覺的空間,幻想的空間,情感的空間保持著自身的性質。這是一個輕的,天上的,透明的空間,或者這是一個黑暗的,砂礫的,阻塞的空間。──傅柯(Michel Foucault)【註1】

翻開鮮黃又帶有霓虹感的塑膠封面,循著留白的行徑,一張張台北西門町的空間照迎面而來,當我們面對既熟悉又陌生的西門魔幻空間時,我們也不斷打開想像,參與這場未竟的冒險。

莊媖智的《西門時刻》集結著她2012到2016年在西門町的角落所拍攝的照片,而在2018年付梓成書。翻閱著《西門時刻》,我們有如伴隨著莊媖智的腳步,穿梭在這西門町的「異質空間」——這些空間包括早期舞廳、夜店、同志三溫暖、卡拉OK、紅包場、次文化的消費商家等。這些空間往往伴隨著大量異質文化拼貼的俗豔符號,當我們面對混種的西門文化,不得不感到荒謬又詭異的感受。

異質空間的探索

西門町聚集著各式各樣的次文化團體,由於西門的奇觀場域,在台灣拍攝「西門人文」的作品並不少見。相較來說,莊媖智則是冷靜的把鏡頭對著隱藏在西門的角落,散發著荒謬氛圍的無人空間。所以與其說他在獵奇街頭人文,不如說更像是社會調查一樣的搜集各式各樣的異質空間。

莊媖智長期關注「特殊族群」與「異質空間」。但,他不像私攝影的作者,融入次文化族群成為「局內人」,拍攝自己族群日常生活的百態。他更像是「局外人」,觀察著這些次文化空間。他始終保持「局外人」的疏離角度,中性的觀察這些空間的使用痕跡(大多架腳架拍攝)。

8.算命店.jpg

跳脫冷面社會地景的風格化

這種冷面、社會地景、無人空景、田野踏查的創作手段,不得不讓人想到沈昭良的《STAGE》與其帶起的一波台灣社會地景調查風格。可惜的是,莊媖智的《西門時刻》在照片本身上,仍沒擺脫上述方法。莊媖智的角色還是像局外的觀察者,保持好奇心跟這些他者文化接觸,帶領觀者不斷「越界」到自己平常不會去的西門角落。我能在閱讀文末的故事中體會這些越界過程,但基於「再現」與「大量蒐集俗民符號」的手段還是讓人感到稍微缺乏對影像本身越界的可能。

然而,成書的《西門時刻》卻富有創意的形塑出某種跳脫於影像本身之外的身體感知路徑。比方說,翻閱中不斷出現的空白頁的穿梭節奏、照片的編排、又或者最後小故事的書寫等,都讓《西門時刻》不止步於景框之內,而是邀請讀者共同想像景框之外的流動過程。

雖說《西門時刻》的照片大多是冷面無人的場景,但透過莊媖智在書末附上的文字描述,這些照片中卻充斥著俏皮的活力與想像。我們同時感受到他在進入這些場所時,越界的過程、跟場所主人的溝通、被人禁止的拍攝、旁人對攝影家拍攝的好奇、拍攝時可能遇到的危險等。易言之,我們就像是進入他「拍攝跟人交涉的過程」,我們就像處在這照片成形前的氛圍跟狀態,共同感受著莊媖智在這趟西門探險中遇到的奇人異事。

12.同志三溫暖.jpg

消費奇觀?返常的可能

《西門時刻》中五花八門的流行符號與聖像的拼貼,也帶給觀者眼花撩亂的感受。確實,這些次文化形塑出來的異質空間讓人逃逸出城市景觀同質的仕紳規劃。這些空間逐漸邁向落敗,維持在復古年華的氣氛也帶給人懷舊的感受。但,假若這些照片又成為另一種消費奇觀呢?

此外,《西門時刻》中的商家大多使用大量「主題式」炫目場景。用社會學家約翰・厄里(John Urry)等人的說法,「主題環境主要是透過壯觀、但預料得到的著名符號刺激視覺感官。超感官體驗是主題空間的基礎,先把視野化約成少數幾個特點,之後再加以放大,讓視覺取得主導權,壓過別的感官活動⋯⋯主題營造關乎的就是把別的地方引進來,在民眾腦海裡激發出一趟想像之旅。這些主題空間把原本互相矛盾的特質加以混合。」【註2】

若說這些店家透過主題式奇觀誘惑消費者,並用許多異質符號拼貼的方式,強化視覺刺激。那麽《西門時刻》則是在呈顯奇觀場景的同時,把那些被淡化的細微感官經驗重新召喚回來。此外,《西門時刻》所激發的想像,也不同於厄里提到的由上而下安排好的同質想像——奇觀或異國情調作為逃逸於日常的出口。更多是某種越界、出軌的「異質想像」,這種想像讓我們重返日常的熟悉,跳脫消費主義的制式控制。也就是說,《西門時刻》透過書籍的編排與文字的敘述,讓這些次文化奇觀「重新返常」,進而喚醒我們平常所忽略的身體感知。

5.按摩店.jpg

不斷邁向死亡的空間

值得一提的是,《西門時刻》帶有點懷舊與面對即將逝去空間的氛圍,回返著那個不可能在場的復古時光。相較拍攝廢墟(失能空間)的攝影家,莊媖智拍攝的空間大多仍然持續運作著消費模式。也就是說,相較帶有封存著死亡氣息的廢墟;這些空間仍保留著「正在運行」的活力,但卻又一步步的隨著過度消費化的汰舊換新邁向死亡。易言之,這種正在消逝死亡的氣息,也隱約的殘留在影像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中。

關於西門的死寂氣氛,若說袁廣鳴的《城市失格》靜謐的勾勒出西門的無人空城;那麼《西門時刻》卻是在俏皮活力中流露出微弱的死寂氣息。莊媖智面對西門的方法不似袁廣鳴迂迴的感性,讓人反思人們的生命狀態;而更多是直接生猛的邀請我們進入「西門內部」,活潑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之間,給予大家再次想像西門的能量。

2.卡拉OK.jpg

小結

這種對於西門的再次想像,與其說是單純的是懷舊復古、消費奇觀、社會觀察批判;毋寧說更像人們跟空間不斷相互交織影響的流變過程。這種流動的過程,恰恰在我們翻閱《西門時刻》中所感染,我們不只是單純的旁觀這些影像的俗民美學,而像是流入這本書當中,影像跟讀者間也互相滲透,我們就像是被這本書給重新改造,而在經過這趟旅程後,或許也將啟動新的視差之見,重新想像西門的另類可能。

註釋

01.Michel Foucault,“Of Other Spaces: Utopias and Heterotopias”,Architecture /Mouvement/Continuité,2018年06月22日瀏覽。

02.約翰.厄里、約拿斯.拉森(John Urry、Jonas Larsen)著,黃宛瑜譯,《觀光客的凝視3.0》,台北市:書林,2016,頁173。

本文圖片皆由莊媖智提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