皺褶的德勒茲:《分裂分析德勒茲》

p1391801865.jpg

關於德勒茲,我感受到的更多是他的哲學運動,而不是清楚的理解他的哲學體系。近來楊凱麟出版的《分裂分析德勒茲》則將德勒茲不斷的問題化、不斷的皺摺、再皺摺、複雜化,而不是分析德勒茲或將德勒茲給整體化、系統化、將其複雜的皺褶維度給攤平。可以這樣說,關於德勒茲更多的是問題,而不是定義。

我在楊凱麟的「說情」下,也漸漸受到德勒茲的強度影響。德勒茲的「差異哲學」很適合藝術家或創作者,因為他堅決抵抗「共識、同質化、同一體制、柏拉圖哲學、再現霸權、系統性、宏觀體系等等」,並富含未來感性與生命力的創造少數民族(或未來子民)的語言。換言之,就是肯定「絕對差異的創生」,而不是收編所有的差異到既有系統的框架。

我從沒看過一個人可以這麼瘋狂又熱切的深愛一位哲學家,在楊凱麟身上具體的展現這種運動(我曾經去北藝大聽過楊凱麟表演的德勒茲,真的是極具情動的強度)。他真的是用肉身、文字以及特異書寫體現(再皺摺)德勒茲的思想運動,狠狠地套著德勒茲的利爪來抓痛我們,迫使我們思考。

《分裂分析德勒茲》可以從雙重面向來看,一面是「先驗經驗論」(特異的時間與空間性)、一面是「建構主義」(特異點、逃逸線、內在性平面等)。楊凱麟正是在這兩個雙面中,不斷跳躍、重複、凹折、扭曲,像酒神般的舞蹈文字的唯物運動,將德勒茲「反實現化」到虛擬的運動狀態。

現實的雙半面:實際與虛擬

在德勒茲的眼中,現實被剖成兩半,一面是已經實際化的、我們每天都在經歷的經驗;另一面則是尚未實際化的潛在可能、或說是先驗與虛擬的,而這「虛擬性」大抵來說正是楊凱麟探究的主題之一。事實上,我們的現實大多是在「實際與虛擬之間」不斷交織互動中。而創造的可能,恰恰不是實際日常生活的已知再現,而更多是在那充滿無限未知的潛能當中。

先驗跟經驗原本是絕對矛盾的兩個概念,也被德勒茲巧妙的拼湊成新概念的創造(哲學就是創造概念)。在德勒茲的先驗經驗論中,不再關注同質、預設、普遍的先驗可能性條件,而更多是差異、偶然、意外、斷裂等等「時間與空間的創生」。

如果說康德預設了人類同質的先驗框架,那德勒茲則是不斷的逾越出人類的框架之外,與動物、機器、狼人、吸血鬼等等異質的少數族群結盟,重新創造出新的感性邏輯,瓦解人類中心的同質預設。楊凱麟也提到「解域化的生成感興趣的首先是如何由人的形式與本質離開,生成狗、老鼠或蟲,生成非人的吸血鬼。在這個『人=建置與形式,所以必須從人逃逸出來。』」(這種非人哲學並對人類中心的徹底抵抗,影響到今天的賽伯格或後人類理論以及新唯物主義)。

雙面運轉的緊張張力

德勒茲通常不能只從一個面向看,而是要「雙面」轉動。比方說,「經驗與先驗」、「實際與虛擬」、「國家機器與戰爭民族」、「超越性與內在性」、「伊底帕斯與反伊底帕斯」、「樹與根莖」、「強勢文學與弱勢文學」、「器官身體與無器官身體」等等(前者都是同質的、預設的、系統化的、官僚體制的;而後者則是反叛的、虛擬的、革命的、動態的、生成的)。而這雙面就像是「先驗與經驗」一樣不斷地互相影響互相轉動,維持兩者之間矛盾又緊張衝突的張力,而不是讓這緊張的張力消解成和諧的狀態。

認識論轉向本體論運動

有趣的是,德勒茲也瓦解傳統認識論當中的「主體-客體」對立(主體是主動的人;客體是被動的、被觀察的,通常是物或某對象),將一切導向生成流變。將所有已經定型的物質、狀態等等給解散,將其導向「過程」或「行動力的強弱」。

如果以攝影的例子來說,一般人可能會覺得拍攝者是拿相機有權力的觀察者、被攝者或被攝物是被再現的。然而,用德勒茲的角度來看,拍攝跟被拍之間的關係是兩者強度的「共生共融」,不是我在拍被攝對象,而是「我正在變化成對象」、「對象也正在變化成我」,兩者之間是動態的互相影響過程(拍攝者交織被攝者),而不是具體的結果(拍攝者主動、被攝者被動)。究極來說,就是拋棄傳統認識論的傳統二元框架,轉換到本體的生成論來考慮這世界(一元即多元)。

這最激進的思考,正是在瓦解我們對於一般事物預設的穩定框架。一切具體型態的事物都成為虛擬的流體(或雲霧分子),一切都開始振動、成為不穩定的狀態。換言之,在德勒茲的理論中做了有趣的倒轉,一般人認為是「實」的(我們的經驗生活),他認為是「虛」的(實際上被人類的意識給定型);一般人認為是「虛」的(不穩定狀態,或者一般人認為虛無縹緲的藝術作品),他認為才是真正「實」的(「生成」作為真正切實的可能)。

未來語言的創造

回過頭來說《分裂分析德勒茲》,楊凱麟佈置了兩個脈絡來閱讀此書。在「先驗經驗論」的脈絡中,問題意識在於「異質的時空、差異與重複(永恆回歸)」。而在「建構主義」的脈絡時,問題意識聚焦於「特異點、逃逸線、內在性平面」。而這種跳動的閱讀方式也瓦解了書作為線性的樹狀整體,既詩意又富含創造性地投入根莖的流動狀態。

雖然楊凱麟激進的凹折自己的文字(讓舌頭分岔),不斷開啟我們朝向域外的未來思想,要求我們展開嶄新的差異感性。但是,《分裂分析德勒茲》過於創造性的語言詞藻以及大量的重複(差異差異差異…),會讓人覺得有點煩瑣難耐。此外,雖然書中很多德勒茲的概念運動,但是比較少看到作者運用德勒茲於當代政治生態的例子。我更好奇的是如何運用德勒茲面對今天的問題,比方說今天資本主義強調差異與不斷解域的運作模式根本就是德勒茲理論的翻版。或許作者不只是再運動舒展一下德勒茲的差異哲學,更多對德勒茲的創造性運用會更讓人期待。而書中提到的許多概念對一般人來說都過於抽象晦澀,沒有相關哲學脈絡或背景的人進入這本書肯定會覺得莫名所以。

當然,這本書本來就不是給一般人看的,本來就是抵抗清晰易懂的懶人包同質德勒茲。相反的,《分裂分析德勒茲》是投向未來,給那些不合時宜的人、未來的人、對思想如何運動充滿好奇的人來跟德勒茲(與楊凱麟凹折的德勒茲)共生共舞。在我看來,楊凱麟繪製的德勒茲從來不是莊嚴嚴肅的哲學家圖像,而是振動、扭曲、充滿創造性與魔性的情動活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