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的扮演與日常社會的建構:Hans Eijkelboom

原文刊載於《典藏今藝術》2017年11月號

IMG_7526.jpg

這個消費社會不斷鼓勵大家追求個性、獨一無二的打扮,那我們如何考慮自己的身份?近來,在荷蘭海牙攝影博物館(Fotomuseum Den Haag),舉辦了荷蘭觀念攝影家艾可彭(Hans Eijkelboom)的大型回顧展。從一進入展間開始,便感到荷式幽默不斷襲來,但同時夾雜著悲觀的荒謬。

《Identities 1970-2017》回顧艾可彭40年來創作的發展過程。展場大致來說分成兩部分,前半部多為他前期關注自己身份認同的自拍,以及自我與他者之間的互動。到了近期則是擴散到整體的社會結構如何形塑我們自身的認同。如他所說「一開始是關於自己的身份認同,接下來擴張到社會所形塑的認同。」[1]

觀念攝影的序列與重複

艾可彭儘管在荷蘭是知名的攝影家,但他的創作路徑並不傾向攝影的精緻美學或表現;而是反其道而行(跟70年代發起的觀念藝術相關),以廉價的器材拍照,並在展呈時讓觀者意識到高度的序列以及重複性。換句話說,在他作品中重要的不是照片的沖洗或材質的品質,更重要的是讓我們感受到照片中的內容,進而對自身的自我認同進行反思。

他深受德國肖像攝影家桑德(August Sander)(人類學般拍攝面無表情的各種典型職業肖像)、以及觀念藝術家貝克夫婦(Bernd Becher & Hilla Becher)(水塔檔案的序列排列),還有伊凡斯(Walker Evans)(美國農民的調查)等人的影響。對人類的刻板印象、理想狀態、自身的塑造進行調查,並用獨特的幽默反轉前述大師冷面的「經典肖像」(他的肖像作品大多也面無表情,但更多的是嘲諷跟扮玩角色)。

身份的表演

在進入展場時,我們便察覺不到艾可彭的身份到底是什麼,他大部份的作品都面無表情的表演各式各樣的不同裝扮,所以觀者沒辦法判斷有一個有特定本質的艾可彭。他就像幽靈一樣介入別人的家庭、理想對象、廣告姿勢、政治事件中,並不斷進行「身份的表演」。換言之,從他表演各式各樣的社會角色中,我們可以反身性的感受到我們的「個性」並非天生如此,而是在扮演社會的角色中不斷形塑。

舉例來說,在早期作品《Identities, 1976》,他寫信給10年不見的朋友,請他們依照對他過去的印象,猜想他現在可能在做什麼。接著他便將自己扮裝成他朋友描述的模樣(在展呈時將自拍照片,放到朋友描述的旁邊)。在此,我們也可以感覺到他身份的游移,他似乎沒有一個特定的身份,而是根據別人描述而變化成各式各樣的狀態(有水電工、腳踏車技師、攝影家等等)。

IMG_7468.jpg
《Identities, 1976》

社會運行模式的探問

在早期作品對自身身份跟社會角色的探問後;艾可彭後期至今的作品則是進行大規模的全球踏查,試圖揭露消費主義下的社會結構與個性形塑的關係。雖然,他後期拍攝的對象很少是自己,但仍扣緊著一直以來他關注的「服裝」與「外貌」。

在展場的第二區塊,則展示他最知名的作品《Diary, 1992-2007》(第14屆文件展也有展出),我們可以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序列格狀照片,密密麻麻的不斷襲來。細看照片才發現是他在世界各大城市(阿姆斯特丹、倫敦、紐約、米蘭、海牙等等)的商業區拍攝的路人(在每張照片底下都有標記拍攝的城市以及時間,他在每個地方最多拍不超過兩小時),但諷刺的是在短時間內,這些路人打扮撞衫的均質化(有工作服、粉紅背心、格紋襯衫、名牌包包、溜冰猛男、大紅色夾克等等)。[2]

跨國的全球資本鼓勵大家追求與眾不同的個性與特色,但這個「個性」卻是受消費社會的結構控制。「我們常說我們是獨特個體,我們買一些東西裝飾自己,但我們卻是我們生活的文化產品。」[3]而艾可彭則是揭露消費社會運行的模式(Pattern),讓觀者意識到自己也正處在這個機制中,進而反省自己的穿著打扮與身份認同到底是如何被環境建造的。

IMG_7541.jpg

 

IMG_7543.jpg

IMG_7578.jpg
《The Street of modern life, 2013-2014》

決定性瞬間的反轉

有趣的是,經典的街頭攝影總是追求「決定性瞬間」(抓住奇觀、美學到位、構圖精彩、高潮瞬間)或街上時尚男女的特殊穿搭。但,艾可彭雖也是街頭攝影,他卻是用人類學的調查方式,像檔案般搜集那些環繞在我們身邊的路人,讓我們直視日常生活的樣貌。換言之,他不是強調特別有趣的生活,而是展現正在轉變中的社會姿態(有如機器般重複)。

關於身份以及我們對自己期望的社會角色,到底是如何形塑的?我們是天生如此?還是受到文化、社會與遭週環境的不自覺影響,而無形中塑造的角色期待?艾可彭的作品更傾向社會建構論,儘管看起來既諷刺又悲觀;但他年過60至近還是持續不斷的走入人群進行街拍。而這堅持的精神,並非單純使人感到他對現代生活的悲觀,而是讓人感到他對重複日常的熱愛。

[1]      取自 Ten questions for photographer Hans Eijkelboom. http://uk.phaidon.com/agenda/photography/articles/2014/october/02/ten-questions-for-photographer-hans-eijkelboom/

[2] 現場也有展示《The Street and Modren life, 2013-2014》的錄像作品,大抵上也跟《Diary》一樣重複路人同質模式,不過是用錄像方式展出

[3]      同注1

本文圖片皆為Lightbox提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