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山之境的追尋

20800280_1379850858795581_3554927563269168252_n.jpg

桓仁是藝術世界的當紅炸子雞,國際風行的藝術可能幾乎是他帶起的。他不只能預測國際間盛行的潮流,更擅長交際手腕,近乎看穿藝術界的遊戲規則。但奇怪的是,當他得到愈多,理應有的快樂卻漸漸消逝,隨之而來的是無力跟空虛乏味。

他太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麼以及整個體系運作的遊戲規則。他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和善,對誰都好,也默默跟著遊戲規則做事。但心裡卻隱約的感到憤世忌俗,他恨這個體制太漂亮的把藝術的創造與抵抗給吸收;他恨所有的藝術驚奇感受都是被預設好的,幾乎同質般的乏味經驗。

某天,桓仁在睡前收到封詭異的Email,上面寫著「恭喜中獎,只要你願意參與這場仙山的歷險,將會開啟一個新可能。只要你遇到仙人,你可以回到那個你真正想成為的樣子,並得到永遠的快樂。」郵件上閃爍著YES/NO的選項。他受夠平步青雲的生活,極其渴望的想投入一場冒險。於是便毅然決然的按下YES,忽然一陣迷茫的睡意襲來。

醒來後,桓仁已經整裝待發的踏入仙山。這座山跟一般山不同,有奇怪的紫紅光照射這座山的事物。於是,他心生恐懼的想逃離這地方,但卻發現找不到進來的入口。

他帶著忐忑心情走進像是被不明生物破壞的洞口,而洞裡崎嶇不平的路帶來高度危險。果然,他進去沒多久就絆倒受傷,這劇烈的疼痛與接近死亡的恐怖帶給他對未知的焦慮。

20800145_1379850248795642_6891853844635454208_n.jpg

一路上有不明生物肆虐後的痕跡。更怪異的是,這洞的牆上居然有些看起來很原始的畫,還有一些像是外星來的變種植物,這些植物簡直像當代藝術常見的裝置。他不敢相信在這地方會看到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事物,於是好奇這些東西到底是誰所造。

靠著這股好奇,桓仁提起勇氣深入洞內。他再次看到被不明生物破壞過後的裂痕。在裂痕後面似乎有個瀰漫薄霧的原始森林,他往前一踏,來到山頂,前方散佈著一堆巨型盆栽,他感到不同於前方崎嶇路徑的平靜感受。

這山頂一眼望去,可以分成休憩區、符號的洞窟、跟神秘的台階三部分。在休憩區,可以感受這些植物所散發出來的活力能量,與回復前面冒險所消耗的體力。而符號的洞窟,則充滿了神秘的符號痕跡,這些符號不像開頭看到壁畫的雜亂無章,而更像某種寓言。至於怪異台階,上面有位似人非人又圍繞著薄霧的不明生物。

videoscreenshot3.jpg

不明生物說「你終於到這一步了。」

桓仁倍感心喜,於是前去問道「這是哪裡?你是誰?我要如何回去?」

不明生物說「這裡是我模仿自然創造出來的景觀。雖然我會創造事物,但我既非神也非人,而是介於之間的仙人。」

仙人反問桓仁「你要回去哪裡?你從哪裡來?」

桓仁說起自己的藝術事業,與在俗世的種種成功還有伴隨而來的空虛。但他沒有過去,他討厭人們對過去的執著,因為如果一直留戀於過去則沒有創新可能;此外他也厭惡展望未來的說教;對他來說一切事物只有當下。

桓仁回應仙人「對我來說一切只有當下,我才不在意什麼過去。」

仙人回「如果我們只注重當下,沒有過去記憶,就沒辦法想像未來,你該是時候掌握自己的過去。」

桓仁不滿的說「那你從哪來?你知道你的過去?」

仙人說「我的過去,就是你的過去。」

桓仁覺得仙人莫名其妙「你的過去跟我有什麼關係?」

這時在仙人旁的薄霧漸漸消散,桓仁打量仙人外貌,發現他樣子跟自己一樣。

仙人面無表情的說「你是個必須被刪除的錯誤,系統檢查到這錯誤,所以安排了這冒險讓你回歸常軌。因為你試圖對設定好的人生進行抵抗,但這個抵抗是要被修正的。事實上,我們是個叫桓仁的魯蛇藝術家設定出來的自爽程式,讓他滿足自己在現實生活不得志的慾望,得到永生的快樂。很遺憾地,他已死去,但他安排了我們作為他的替身讓我們像他的鬼魂一樣,重複經歷快樂的人生。至於這仙山,是當初為了讓錯誤程式回歸正軌的設計。你願意回到永久自足的快樂嗎?」

桓仁感到這輩子從沒遇過的震驚「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今天一切的選擇都是我自己做出來的,才沒有什麼預先設定!」

桓仁奔逃出這平台,他跑到附近的洞窟,想要找另外的出口。但沒想到,在洞窟裡的壁畫卻看到了自己的生平設計圖,看到了他經歷的一切事物。

他回到仙人所在的平台,跟神仙說「或許你是對的,或許我真的是被設定好的程式,不斷的運行既有的迴圈。但是,如今我已經不再是之前的我。」

仙人說「但你感到了痛苦、質疑等等不滿的情緒。你難道不覺得這些折磨你嗎?你不覺得過好原有人生,或跟我一樣待在這仙山很快樂嗎?」

桓仁心想「確實,相較自己如今感受到的不滿,原有的人生那麼順利也還挺不錯。」同時他想到,一切都是魯蛇藝術家設計出來的自滿迴圈,便感到不甘。可是,他確實想離苦得樂,想逃離讓人焦慮的困擾。

桓仁說「我想自由……」

仙人說「你想選擇待在這自由自在的世界?還是回到那個也同樣受人尊敬,並能預知一切事物規則的日常生活?」

桓仁想起一開始還沒到達山頂時,經歷這座山洞的歷程,他感受到從來沒有的恐慌。他感受到那瘋狂的植物隨時會撲向他,這崎嶇路程隨時會跌倒,永遠有未知事物在前方發生。這些逼進死亡的危險是他在日常生活裡來沒有過的體驗。很奇怪的,在這些恐慌的體驗中提煉到的喜悅,反而比登山後的平靜還來得讓人印象深刻。他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在恐懼中的愉悅。

20819113_1379847428795924_4889010404019179703_o.jpg

桓仁回應仙人「與其說我想要絕對的自由快活,不如說我想要在不自由當中探索自由,這才是我沒有過的,我渴望我從未有過的感覺。我想追求我得不到的東西,或許我追求的是那個正在追求的自己。」

仙人感到困惑,他不懂桓仁這錯誤程式發展出來的思維。但他必須讓桓仁回歸常軌,否則這世界將因為無法容納這錯誤程式而崩潰。

仙人決心拿出丹藥,讓桓仁回歸正軌:「吃下它你就可以感知世界萬物的運行道理,復歸嬰孩,幻化蝴蝶,進而離苦得樂,自給自足,永不受匱乏困擾。」仙人知道桓仁已來過這無數回,早已抵抗這體制無數次,但每次都受不了焦慮,吞下丹藥回到快樂無憂的烏托邦。

桓仁答道:「與其得到這快樂,我寧願承擔所有的痛苦與不適,在不斷重複的輪迴跟困苦中探索未知的自由。」

霎時間,仙人逐漸淡出,整座山開始瓦解。桓仁漂浮在虛擬的薄霧中,他漸漸失去自己的身體,消融於萬事萬物中,就像回歸母體羊水。他似乎把系統的漏洞跟矛盾發揮到極致,崩解預設好的程式。不過,他猛然想起那探險歷程給他的特殊經驗以及逼進死亡的體驗,他想改變現狀。他極力想掙脫這個把一切吞噬的「太一流體」。

在他亟欲掙脫的意念下,桓仁猛然驚醒,原來他在收到mail的畫面前睡著了,螢幕上仍顯示著「恭喜中獎,只要你願意參與這場仙山的歷險,將會開啟一個新可能。只要你遇到仙人,你可以回到那個你真正想成為的樣子,並得到永遠的快樂。」郵件中閃爍著Yes/NO的選擇。

廣告

對「仙山之境的追尋」的想法

  1. 這篇文章收錄在前陣子北美館林子桓個展《銜尾蛇》的創作型展冊《Salad》中。我們討論時,他覺得或許可以用不同於過往評論的方式來談他作品,然後我覺得滿有趣的,自己也想挑戰看看不同的寫法,所以最後出來後就是你現在看到這樣,有點像是寓言故事的感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