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館的檔案熱

f07np1xrl3gnsimwbpobas5rv56360.jpg
北美館雙年展開幕。圖片出處

「對檔案的處理不是一個關於如何應對過去的概念。它是一個拋向未來的問題,一個關於未來自身的問題,一個對明天反饋、承諾和擔負責任的問題。只有在未來我們能找到關於檔案的真正含義。也許,不是明天,而是更遠的將來,或者永遠不能到達的將來。」— 德希達 (Jacques Derrida)

我們要用什麼樣的態度看待過去的檔案?最近北美館因為雙年展《當下檔案.未來系譜》的關係,所以整座美術館充滿濃濃的檔案熱。從進入大廳開始再延伸到二樓,就是雙年展的作品拉開序幕。再來,上到三樓則有《朗誦/文件:台北雙年展1996-2014》回顧整個雙年展的發展脈絡。最後,三樓另一邊也有《舞弄珍藏:召喚/重想/再述的實驗室》透過當代藝術家對於北美館館藏作品的新詮釋。我可以發現,這些展覽都在在跳脫過去的線性藝術史思維,更傾向鬆動藝術靈光的角度讓這些歷史檔案連接當下。

這三個展覽儘管都是由不同策展人所策劃,但還是可以看到這些展覽跟德希達提到的「檔案熱」(archive feve)高度相關。於是,從一樓走到三樓我們可以感受到一種較為冷冽的氛圍。這氛圍跟高度互動的參與式藝術,又或者給人奇觀感的大型裝置-讓人立即的感受到某種身體感或劇場感不同。換言之,這些檔案冷冽、疏離的展示形式,更偏向讓觀者反身性的反覆思考、閱讀。

然而,這些乍看冰冷的檔案,其實多是藝術家對檔案的詮釋。於是,在細讀這些作品的時候,又會感受到一種熱烈地親近感。形成某種表面疏離,但實際上充滿激情或批判意識的矛盾。此外,我們也能感受到某種線性大敘事歷史的解放,這些作品帶著熱切的情懷解放我們對歷史檔案可能的想像。而不是將其囚禁在僵死的歷史敘事,或者藝術風格的進步上琢磨。要言之,這些檔案都透過作者的重新詮釋,又或者探討不被大敘事認可的「剩餘」,進而開啟我們對於歷史可能的多重辯證。

歷史檔案的解放:當下檔案.未來系譜

這次的雙年展不單純只是展示物件作品,更重要的是配合多元的活動,跟展覽本身進行不斷的激發互文。換言之,雖然這個展的形式看起來較為冰冷,但實際上它是動態的展覽,會隨著時間進行變化(座談、表演、電影播放、或延伸到北美館以外)。

在作品方面,探討的議題也很廣泛,大多是藝術家從後殖民的角度看待認同、國家、信仰等等的問題,進而重新解放僵化的歷史檔案,並賦予其栩栩如生的生命(不過,策展人的展名跟論述都給我一種很傅柯的感覺)。

另一方面,也有些藝術家翻玩經典藝術家(例如杜象、凱吉)的作品,試著跟這些大師作品做當代的對話 。大抵來說,雖然是檔案展,但呈現的作品內容事實上很多元,有些作品是在跟藝術史對話(但絕不只是致敬,更多翻玩的意味),有的跟社會議題進行深入的個人探索。

螢幕快照 2016-09-19 下午6.08.35.png
《當下檔案.未來系譜》雙年展展場。圖片出處

雙年展的回顧:朗誦/文件:台北雙年展1996-2014

至於三樓的《朗誦/文件》則是總結過去所發生過的雙年展事件。展覽有趣的地方,就是讓沒趕上前陣子雙年展的人,也可以透過這些文件回顧過去曾經發生過的藝術事件,並了解歷年來雙年展關心的主題跟呈現的作品。

在我看這展的時候,感覺到這展卻是這三個展當中最檔案的檔案展。因為它呈現出來的就真是北美館歷年雙年展的檔案(有把一些大作者的作品擺出來),並且照著年代的線性鋪陳,比較少以新的藝術態度詮釋這些檔案,大部份都是用這些檔案讓我們回溯過去(儘管有些是為了這個回顧展做的藝術創作,比方說周育正跟余政達的作品,另外也有許多動態的研討會。但,展場大部份還是以檔案為主),而較少激發我們對於檔案的想像力,這是稍嫌可惜的地方。

然而,對於我這個研究當代藝術不久的人來說,這個展覽真的是資料蒐集的寶庫。此外,策展人也架設網站,讓歷屆雙年展策展人的理念,以及藝評對於當期展覽的寫作,都詳盡的蒐錄在網站上。換句話說,《朗誦/文件》不只止於展覽現場,我們更可以在家中瀏覽這些資料,回顧台灣曾經發生過的藝術事件。

14141962_10210582583348774_4353366871720807417_n.jpg
《朗誦/文件:台北雙年展1996-2014》展場。圖片出處

多重作者:《舞弄珍藏:召喚/重想/再述的實驗室》

最後,則是我看過最多回的展覽《舞弄珍藏》(也是快要結束的展覽)。這個大展本身又分為三個小展,由館長林平邀約由策展人郭昭蘭、建築人蕭有志、藝術家朱盈樺做個別策展。透過策展人的專業不同(只有郭昭蘭是專業策展人),我們可以觀察到他們對經典作品的不同詮釋。

典藏的機制批判:健忘症與馬勒維奇的藥房

在這些策展人當中,郭昭蘭是最有企圖心的對「典藏機制」本身做機制批判,試圖曝露或者挑戰北美館的典藏機制。換言之,不只是討論典藏是什麼,更重要的是典藏是在什麼樣的條件中發生的?當中的權力結構又是如何運行?

其中,大部份的作品都跟北美館本身有關,並且大部份的藝術家都讓原本應該在場的「典藏作品」缺席。但,在進入這個展間時,我們可以感受到這種缺席卻賦予觀者更多的想像力,重新的看待自己的藝術史或者美術館的典藏機制。

然而,或許因為郭昭蘭的熟練策展,所以展場的作品顯得有點「適得其所」,每件作品都安置在他們應該被放置的位置。並且,節制、秩序、規律的將這些作品安置在方格中,所以比較少有讓人有「出格的意外」。比方說,袁廣鳴的作品也很恰如其所的使用他招牌的運鏡風格揭露典藏庫房;黃大旺的家裡現成物也很乾淨整潔的安置在地上等等。要言之,雖然《馬列維奇與藥房》是很強烈的後設探索,但還是有點偏向學術論述式的政治正確,少了點出格的偶然性。

展場圖_01_郭昭蘭-_黃大旺與HUBA計畫團隊《危險平衡的構造-囤物者的斷捨離》-©臺北市立美術館_2016.jpg
《健忘症與馬勒維奇的藥房》展場。圖片出處

觀看本身的探討:寫真筆談

相對於郭昭蘭的嚴肅策展,朱盈樺的《寫真筆談》則是顯得較為富有復古情懷的恰皮活潑,試圖探討我們在觀看照片的「觀看過程」。她透過文字跟老照片的安排,重新鬆動原作的意涵。透過文字的定錨,我們可以感受到意義飄動的照片跟這些藝術家、作家、劇作家、策展人等等的當代文字互相交織,在作者原意(因為大部份的作者都已去世,並且都是隨拍的鄉土街拍照片)消逝的同時,新作者的詮釋也產生出新的對話。簡單來說,觀者在看作品的時候,能夠感受到某種圖文間的巧妙連結跟斷裂。

在其中的一個展間,朱盈樺也透過蒙太奇的方式,透過重新打散過去的老照片元素,並用的方式重新組織這些元素,進而打開更多複雜的影像趣味。在此,策展人就像是藝術家一般的展示自己的作品,重新的賦予這些歷史檔案新的意義。

此外,展間也有許多跟人差不多高的大型相機裝置。這些大大小小的裝置本身,讓觀者必須用不同角度窺視鏡頭,當身體彎曲時觀者瞬間也變成作品一部分,跟展場的外部空間(一堆裝置跟紅地毯)互文。《寫真筆談》應該算是《舞弄珍藏》當中「身體感」最強的作品。(有趣的是,這些跟人差不多高的機具,讓我想起電影《持相機的人》當中機具反過來變成有自己的生命,會自行走動,紀錄俄國大大小小的俗民生活,就像是朱盈樺在機具當中擺設的民國俗民生活照一樣)。

觀者也能在裝置裡頭看到前面出現過的照片,不斷的被朱盈樺重新解構引導。用堆疊的方式一層層地引導觀者詮釋這些老照片的意涵。換言之,雖然照片的意義是漂浮不定(尤其是這種老照片),但卻在朱盈樺活潑的脈絡安排下,重新在當代賦予了新生的活力。在她的引導下,也讓我們意識到照片的曖昧含混。

05_朱盈樺_写真筆談計畫_展場©-臺北市立美術館_2016-1024x683.jpg
《寫真筆談》。圖片出處

作品跟空間的交織:對照記

相較郭昭蘭或者朱盈樺來說,蕭有志的《對照記》則顯得中規中矩。他透過17位今天的當代攝影/藝術家,跟過去傳統攝影家的照片做對話,並且將建築空間還原到北美館本來要有的樣子。然而,在這種新跟舊的對照下,新作者很有可能會被老作者牽著走,成為舊作的「補充」或者只是單純的「致敬」。要言之,這樣很容易回頭鞏固「原作靈光」,而不是鬆動原有的「靈光」。

此外,蕭有志也試圖跟台灣的攝影史對話,但只選17位作者可能稍嫌較少,難以勾勒出台灣攝影的輪廓。此外,蕭有志也發現許多藝術家喜歡郎靜山、張照堂、袁廣鳴的作品,所以幫他們設定特定的區塊。除了這些區塊比較有主題性,其他多數的作品跟作品間關係則顯得較為渙散。

當然,蕭有志主要還是建築人身份,所以對於當代策展可能沒有郭昭蘭那麼熟稔,大抵還是在藝術機制內運行,而不是跳脫機制來看典藏本身。不過,我們也可以在展覽當中看到「作品跟原作」、「作品跟作品」、「作品跟空間」的大量對話。

展場圖_08_蕭有志_©臺北市立美術館_2016©臺北市立美術館_2016.jpg
《對照記》。圖片出處

 

對我來說,在《舞弄珍藏》中《馬列維奇與藥房》的展覽氣勢跟規模並不比樓下的雙年展差。郭昭蘭就像是用後設的角度,看待北美館的典藏問題,觀者相對來說得動用到較多智識上的思考辯證。至於《寫真筆談》則是多了份青春的活力,透過「引導」讓我們意識到影像的「曖昧模糊」,進而讓我們意識到「觀看照片的過程」。而《對照記》則是透過今昔的對話,讓我們意識到台灣攝影的微觀發展,以及過去給今天的作品新的養分,相較前兩個展覽攪動過去影像的意義來說,《對照記》顯得較為緊扣過去。

整體來說,「多重作者」在《舞弄珍藏》裡面表露無遺,不管是林平跟客座策展的關係,又或是客座策展跟藝術家們的關係,更甚至當代藝術家跟過去藝術家的關係,都在在的攪亂我們對於單一作者的想像。

小結

回頭來看,當我們我在北美館經歷了一到三樓的檔案,確實可以發現這次的雙年展確實帶動一股檔案熱。不管是攝影(攝影作為一種檔案)、文件、錄像、裝置等等都是這次展覽中常看到的媒材。另外,這次的作品大多也是較為低限的降低作品本身的表現性,讓觀者感受整個空間跟作品的關係。從一樓到二樓的《當下檔案・未來譜系》,再游移到三樓的《朗誦/文件展》跟《舞弄珍藏》,如同在召喚檔案的幽靈性。我們彷彿從現在回溯過去的痕跡,但卻不被過往所束縛,進而開啟我們對於未來的多重想像。

 

附註:本篇只是針對各個展覽策展的大方向進行討論,比較少細部討論到藝術家的作品。有空我會再補充每個展覽更詳細的評論。

延伸閱讀

台北雙年展2016

朗誦/文件:台北雙年展1996-2014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