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攝影的漫遊者:侯鵬暉

螢幕快照 2016-09-06 下午10.38.37.png
日本大學(圖為侯鵬暉提供)

波特萊爾在《現代生活畫家》一文中提到「漫遊者」(Flâneur)一詞。他認為漫遊者不再是對過去永恆、不變、經典的歌頌。而是更加關注現代化的「變動、消逝」,並且沒有特定目標的漫遊在街頭上。

在今天,出現了新的「展覽漫遊者」,不再像過去在街頭上閒晃,細心關注日常生活變動的瞬間,跟大眾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觀察距離。反而是鎖定日本攝影展覽的變動,還有發生攝影事件的各個場域。就像是今天的展覽漫遊者,在日本大學攻讀完碩博士的侯鵬暉,這次則是在Lightbox分享他「觀察」日本攝影的相關資訊。

大抵來說,侯鵬暉首先介紹他的母校日本大學,另外也介紹在日本學習攝影的相關資源;然後,則是介紹統整每年日本攝影界發生大事的《日本寫真年鑑》;接著,介紹日本攝影的相關比賽;最後,則是簡介日本攝影的展覽空間。另一方面,本文除了侯鵬暉分享的資訊外,我也會跟台灣攝影的現況做對照延伸。

學習攝影的相關資源

侯鵬暉在就讀日本大學的過程中,感受到他們非常重視攝影「原作」(如果學校有原作的話,他們上課都直接看經典的原作討論)。此外,在日本大學,對於日本攝影發展歷史的相關資源也非常豐富,硬體資源也十分充足。

另一方面,他也介紹在日本學習攝影的相關院校。主要分成兩種,一種像「大學」(比方說他讀的日本大學)以研究和創作為主;另一種則是「專門學校」,比較以技術跟就業取向為主,這種學程的年齡層相較更廣,國際生也較多。要言之,我們可以注意到日本的攝影學院有非常豐富的資源,有志於攝影的愛好者有相當多元的選擇。

回頭看台灣的脈絡,台灣因為沒有攝影的學院,一般人似乎比較難以有系統地學習攝影,所以許多人也是較為簡化的理解攝影。此外,在台灣的藝術學院,大多是以當代藝術的脈絡將攝影視為一種表現媒材,而不是將攝影視為特定的領域研究。相對來說,日本較有悠久的攝影文化傳統,以及致力於發展攝影的多元可能。

日本攝影資源的表格整理.001.jpeg
在日本學習攝影的相關學校(侯鵬暉提供資料)

日本寫真年鑑:攝影資源的統整

《日本寫真年鑑》統整一年下來日本發生過的攝影事件,有點類似於一種歷史檔案的紀錄。當中,包括當年得獎的總錄;話題的座談會;當年攝影出版物的介紹;採訪一些攝影專家,請他們提出攝影界的三件大事;全日本攝影展的總列;以及攝影、藝廊、美術館的聯絡方式等等。

《日本寫真年鑑》集合了大大小小日本攝影的發展資料。我們可以從中挖掘一些過去所發生的攝影大事。反觀台灣,似乎比較沒有這種檔案整理或資料搜集的攝影刊物。而這種刊物的價值,就在於讓攝影愛好者,可以快速地掌握每年日本攝影界所發生的事件。

螢幕快照 2016-09-06 上午3.52.18.png
日本寫真年鑑(侯鵬暉提供)

攝影相關比賽

侯鵬暉認為「透過攝影比賽會引領攝影的發展方向,讓攝影更加蓬勃的發展」。而這些文件也會成為當代攝影的縮影。此外,他也提到攝影空間的重要性,因為有個固定的攝影空間供大家交流,讓大家至少有個可以討論攝影的地方,進而帶動攝影發展的多元可能。

然而,對於日本這麼多的比賽,日本攝影評論家飯澤耕太郎也擔心「大量的比賽,可能讓年輕人更沒有企圖心。」因為,早期的攝影家想讓自己被看見必須付出非常多的心力,但因為今天比賽的舞台更多,年輕人較為輕鬆的讓自己被看見,而少了早期攝影家勇猛的創作決心,跟作品的文化厚度。

螢幕快照 2016-09-06 上午3.50.06.png
日本主要攝影新人獎項(侯鵬暉製作)

相較於日本那麼多元的攝影比賽,我們可以對照台灣的攝影比賽。除了Tivac、攝影博覽會、YOUNG ART TAIPEI(專家面對面)、Wonder Foto Day、新光三越攝影獎等等獎項,跟「攝影創作」較為相關之外,似乎也沒有更為多元的指標。如果說,日本年輕人的舞台太多,那麼台灣年輕人則是缺乏相關的舞台,引導著攝影發展的多元方向。(我們可以注意到,台灣有企圖心的創作者,不會再拘泥於上述的「攝影獎項」,反而是轉攻當代藝術的獎項。)

日本攝影資源的表格整理.002.jpeg
日本攝影比賽(侯鵬暉提供資料)

 

日本看展空間

在展覽的空間方面,侯鵬暉觀察到日本幾乎每天都有好幾個攝影展,所以攝影文化是非常蓬勃的發展。而且,每個美術館或藝廊也都有自己的定位跟特色。

相較來說,在台灣跟攝影比較相關的藝廊空間有《1839當代藝廊》《亦安畫廊》《海馬迴光畫廊》《居藝廊》等等。上述除了《海馬迴光畫廊》有延伸到攝影的教學跟討論,進而刺激攝影的靈活發展外,其他大抵來說還是以展示跟販賣作品為主。

值得注意的是,近來台灣的各大美術館也推出許多跟攝影相關的展覽,比方說北美館的《典藏實驗展》國美館的《銀鹽世代》高美館的《看穿每張照片都是一個謎》等等。我們可以注意到,在台灣「攝影」做為藝術創作的媒材,也越來越受到重視。換言之,美術館對於攝影的重視,其實也會間接帶動台灣攝影的文化脈動。

日本攝影資源的表格整理.004.jpeg
日本攝影展覽空間(侯鵬暉提供資料)

小結

侯鵬暉在看展覽時的「身體感」有如相機一般,把展覽的「細節」毫不保留的寫入自己的筆記簿。他就像是波特萊爾筆下的漫遊者,關心稍縱即逝的現代性(但是是在攝影資源方面,而不只是在街頭)。而在這次Lightbox的介紹,他則是清晰的將日本攝影或者是展覽相關的「細節」表現出來。在他介紹的過程中,我們能感受到他對日本攝影文化的高度熱誠。

日本是個重視攝影文化發展的國家,他們有悠久的攝影傳統,創作者想曝光也比較「有跡可循」。相較來說台灣的攝影進程則較缺乏統一性,以及相關文件檔案的整理,整個攝影系統還是較為混亂。

但,我覺得這並不代表日本的攝影必定比台灣好。事實上,傳統的過度扎根也可能箝制住攝影的可能性,創作者容易被傳統框架所侷限。而混雜的台灣,也還是有可能發展出自己的一套攝影文化。但,在對傳統的反動之前,或許我們還是得先集合一套自己的「大敘事」,讓台灣的當代攝影至少有個「可以指認的輪廓」,而不是完全的模糊不清。這樣,後人才能有所本的對於大敘事提出批判或反動?

最後,侯鵬暉認為每個展覽都是作者竭盡心力的結晶,而且又是一種稍縱即逝的事件。事實上,我們去看展本身就是對於攝影文化的最好回饋,他最後說的好「出們去看展覽就是對於創作者的最大鼓勵,看展覽就是提升攝影文化的最好實踐。」

螢幕快照 2016-09-06 上午4.11.44.png
侯鵬暉的展覽筆記(侯鵬暉提供)

延伸閱讀

侯鵬暉 講座影片。 寫真日記:談留學經驗、日本攝影展覽與相關資源

侯鵬暉(2012)。《看展覽,到底要看什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