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的身體:黃亦晨《如露亦如電》

46593-11209599-_2014-11-26_8_22_38_png.png

一直以來,我對過於自我、浪漫、唯美、感性的作品都會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我也寫過章潔、蜷川實花陳綺貞等等)。因為,雖然在過去這些確實是藝術表達的元素;然而今天的當代藝術早已擴張到很廣的領域並透過自我關照更多面向(文化、政治、認同、社會等等),而不只是單純的把自我奉為唯一的創作要素。

但,我並不認為觀照自我的作品沒有可能,今天還是許多藝術創作都具備這種「個人性」,事實上也許多好作品是非常個人又私密的。或許,黃亦晨這次在Photo Talks分享的新作《如露亦如電》除了個人的精神面外,也讓我感受到一種流變身體的可能。

自拍作為創作

黃亦晨一直以來都透過「自拍」(Self Portrait)的方式進行創作,主要是因為她本身的個性相對較為不擅社交或跟人溝通,而她探索的主題大多是自己的內心、夢境、生死、慾望等等。從《Isolation》開始,她把自己裸體放到行李箱內跟城市景觀造成對比;來到《Ventriloquy》,則是呈現自己身體局部的晃動;接著《Private Collection》也將自己跟塑膠花擺在一起,形塑成某種拍攝遺照般的外貌。

在經歷一連串的探索自身後,她在舊金山的攝影老師跟她說了一句「you need to get out self in order to be close to it」。所以她開始出外尋找廢墟,開啟了《The self forgotten 》系列。這是她從在室內拍攝自我,延伸到在外頭跟「廢墟合照」的作品。儘管,作品形式讓人直覺想到美國藝術家Francesca Woodman的作品符號(廢墟、裸體、晃動、身體片段、黑白等等),但探討的核心還是有所差異。黃亦晨認為Francesca的作品更多空間 、或者一些身體政治的表達;而她自己則是更關注於自己的個人經驗、潛意識、夢境、回憶等等。

儘管,她的老師希望她離開自己,所以她走出室內,開始在廢墟中自拍,並經歷一些對外部空間的不適應。但,我覺得她還是沒有離開自己的安全範圍,探索自己之外的事物,整個廢墟依舊是「她自己」精神上的反映。

此外,黃亦晨的創作有許多自己的裸體呈現。她覺得脫掉衣服的裸體,才能打開自身的更多感知。黃亦晨在受訪時也提到「『裸露』不是出發點,而是這樣我的感知才能被打開,畢竟平常穿著衣服是無感的,可是當我全心投入的時候,身體就會感覺到非常多東西。」[1]

黃亦晨認為她在拍攝的狀態時,並非意圖明顯的要創造這種曖昧的模糊感;她更多是在直覺的表達無意識,並希望透過攝影掌握一些恍惚或意識不清的「真實」。然而,她這種自拍或生活隨拍,也很容易讓人感到她是意圖明顯的掌握這種模糊感受。評論家張世倫在評論黃亦晨的作品時提到「其表面上狀似快照的琢磨擺拍,似乎頗為明白地意圖將此介於自然與人造間的模糊感。」[2]

46593-2783703-Yi-Chen_Huang_untitled-1.jpg

解放的身體

在集合上述作品做的《如露亦如電》裡,我們可以看到許多黃亦晨破碎的身體片段。這些身體不像為男性凝視服務的靜止女體,更像是一種感覺的蠕動與解放。有如她對自己身體展開探索,並將身體視為一個反抗框架的地方,身體猶如轉化成一份拒絕變得「扁平如紙」的聲明。

這種自由解放的身體,或許可以跟法國哲學家德勒茲的理論相互對照。德勒茲提出以根莖塊狀的繁殖和再生模式(非線性),取代樹狀模式(線性發展)的社會型態,試圖打破任何集體的再現體系,提倡更自由、符合人性的生存模式。此外,他也提出「無器官的身體」(Body without organ)抵抗一切體制束搏的身體理論。他說「身體是在努力地逃離自身,或者說在等待著跳脫自身,不是我要努力跳脫我的身體,而是身體本身試圖自己跳脫。」[3]

46593-11058480-0000321_jpg

黃亦晨私密的照片,呈現她跟友人的親密行為,在形式上也暈染著某種黑暗陰影。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影像顯性出某種歇斯底里的「痙攣」,以跳脫固定靜止的身體。德勒茲在討論一種脫離靜止身體的慾望時也提到「做愛、嘔吐、排泄,都是身體試圖透過自己的一個器官而跳脫,以與平塗的色彩,與材質的結構會和。…….陰影與身體具有同樣的在場感;但是,陰影之所以具有這一在場感,是因為它要脫了身體,它是通過輪廓上某處的點而跳脫出來的身體。」[4]

46593-12791564-IMG_1584_JPG.jpg

 

自拍/私攝影的相關脈絡

回到台灣的創作脈絡,藝術家王湘靈的《質變》同樣拍攝自己的裸身,並將自己的身體融入無盡的黑暗中。然而,黃亦晨的作品則是呈現更多劇場的、激情的、充滿慾望的身體。換言之,王湘靈的作品浮現出某種靜謐又詭譎的感受,引領觀者進入孤寂的思辨;但在黃亦晨極度私密的作品中則是較為敏感情緒的衝擊。

在私攝影的創作方面,攝影家王婉瑜的《Anyone Else But You》也同樣運用模糊、晃動、黑白、高反差的形式拍攝青少年女性的生活快照,但我們能從作品裡看到她跟這群人的關係(更像是Nan Goldin的私攝影脈絡)。相較來說,黃亦晨的《如露亦如電》則是更多的主觀投射,被攝對象的模糊身體片段,就像是被同質化成黃亦晨夢境裡的元素一般。這些逝去的青春跟回憶,在去個性化(臉模糊、只出現身體片段)的形式表現下,又再度返回黃亦晨自身。

46593-11172835-000017_jpg.jpg

 

小結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極度私密的個人攝影,恰恰抵抗在媒體同質化下清楚又直接的影像傳遞;黃亦晨透過影像的曖昧模糊,開啟個人生命敘事的可能。然而,這種生命敘事的創作,如果單純停在浪漫形式的操作或者情緒直覺的抒發,似乎容易限縮作品的可能性,而止於一種悼念青春的戀物。

大抵來說,《如露亦如電》是黃亦晨過去經驗的一些總結,以及討論逝去的青春、生死、無常等等。但,我們也可以在這些身體的交織跟顯現中,感受到一種脫離固定身體的慾望。

翻開《如露亦如電》,首張照片的黃亦晨熟睡的躺在枕頭上,而我們就像是參與了她的夢,感受到一連串身體如同鬼魅般的變化。但,我們並不能永遠逃避到夢裡面;最終我們還是得從夢醒來,面對這個複雜又虛實交錯的現實社會

 

參考資料

[1]周項萱,〈在廢墟中用力地活著:攝影師 Sherry 黃亦晨〉。取自Bios Monthly

[2]張世倫,〈尚未到來的未來〉。《攝影之聲 Shout》。

[3]德勒茲(Deleuze, G)著,《弗蘭西斯.培根:感覺的邏輯》(董強 譯)(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2007)。頁21。

[4]同[3]。頁22。

黃亦晨Photo Talks演講影片 

本文圖片皆取自黃亦晨的個人網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