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識與自我批判的態度

既前一篇討論當代藝術的包容性後,我發現自己並沒有說清楚我為何而寫的動機,而許多人以為我是在針對當事人做討論。於是在本文我將梳理自己的動機,以及釐清一些討論的困惑點。

上篇文章是臉書上的一篇文章還有回覆的討論讓我有感而發。但,我不想針對任何特定對象(所以採用匿名),我只是對自己的某個內心想法抱有遲疑。而且,我很敬重C老師長期在台灣攝影基礎上的辛勞(全台推廣攝影教育、做日治時期老照片田調計畫、並提倡成立攝影文化中心),事實上那篇文章是對我自己的反省。因為,C老師在臉書上說的那番話也是我的內心話。但是,當我越投入時,我就越想用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這種思考。因為,如果照「見沙龍必誅」的邏輯推理下去,並廣闊到大眾文化的脈絡下,我發現自己好像會出問題,於是便試著撰文釐清自己的想法。

把臉書作為文本的再創作

如果說,我把那篇po文以及回覆當成一件藝術作品的話,那麼,我那篇文章就是針對那件作品的「再創作」。換言之,那篇文章已經脫離了原始的脈絡,而是我對自己的反省跟自我批判。也就是說,一些對我斷章取義或泛論的批判都是正確的(因為這本來就是臉書特色)。因為我主要是透過作品的自我反省,早已離開臉書的原始脈絡。

批判沙龍攝影反而再度鞏固雙方的成見

我也不喜歡沙龍或僵化形式對一般人的影響,每到攝影展或網頁上看到類似的東西出現,我也會呈現出某種不屑跟無奈的心態,也會擔心這些僵化的作品容易侷限一般人對攝影的想像。所以,我也很認同C老師這樣大批特批這些沙龍、商業或形式至上的作品。

但,當我做過一些文獻回顧後,我發現這早就是老現象,並不是什麼新問題。在過去,老早就有許多人針對沙龍提出嚴厲的學術批判(報導或寫實攝影的轉向)或諷刺地調侃(1960年代張世賢就批沙龍的唯美風格是「軟調面」);近來的網路攝影紅人久方武也是抱持那種見文青、沙龍、形式主義必誅的調侃論調。

可是,現在來看,整體環境雖然有稍微改變,但並沒有多大進步。對於久方武的傲氣發言許多人也只是一笑置之,照拍自己的文青照。換言之,想解決這個問題並不是這樣把沙龍抓起來生吞活剝就能解決的事。而且,如果用當代(新)/沙龍(舊)的二元對立來看待這個問題,我也覺得有點過於簡化問題的複雜性。所以我才想站在某種「我知道沙龍很糟,但不至於說到看到就排斥,它『或許』有某種價值」的角度看待。

因為,我發現這種「由上而下」的批判,身在其外嘲笑、諷刺、嚴厲批判他人的方式,似乎只會深化雙方的誤解,以及製造更大的對立,而不會讓雙方有進一步想溝通的對話可能。也就是說,這種對於異己的討伐,只是不斷鞏固既有的偏見,而不是站在互為主體的「同理」或「同個基礎」的角度看待雙方(德國哲學家哈伯瑪斯的溝通理性沒有出場的空間)。

互為主體的重要性

我當然同意激烈的討論或批判會讓作品更為進步,而且我也在實踐這件事。但,現在的問題是,因為自己把姿態拉太高,人家根本不想戰呢?所以,與其用某種「我比你懂,所以你要聽我的」的角度來要求沒有知識的一方聽有知識的一方。不如先傾聽對方的想法,把雙方拉到同一個溝通基礎上(至少也是同種語言),再做出批判的判斷。簡單來說,就是「先禮(先共同理解對方的基礎)後兵(在某個共通基礎上一起刺激成長,並指出作品的不足之處)」。而不是一開始就先入為主地把人罵到臭頭;或是從頭到尾的溫良恭儉讓,打著包容心很強的名號,所以沒有任何標準,大家怎麼做都很好的普世泛論。

當代藝術需要強硬推廣嗎?

此外,在教育方面,有人在後續的留言指出,不排除成為新權威的可能,要把嚴肅的攝影思考帶給大眾。換言之,就是把比大眾更好的知識傳播給他們,他們願不願意決定是他們的事。

但,這很可能又落入現代主義的宣言窠臼。關於當代跟現代的差別,哲學家藝評丹托說得好「當代性的特色之一是:它應該是在無聲無息中開始,沒有口號、沒有標誌、沒有任何人強烈察覺到它已經發生,這點和現代主義截然不同。」因為在現代主義的宣言時代,每個宣言都主張一個它認為有正當性的藝術,並將它做為藝術的唯一真理,就好像它所代表的那個流派,已經完成「藝術本質為何」這項哲學發現。

不過,丹托認為真正的哲學發現是:「這個世上沒有任何藝術比其他藝術更真實,也不存在任何藝術非得如此的形式—所有藝術都是一樣的,沒有優劣尊之分。」換言之,與其強硬的透過宣言教育給沒有知識的一般人(典型的現代主義想法),不如默默做好自己覺得「正確的事」,並吸引他人「主動的」想理解所謂的藝術創作。

回到當代藝術跟沙龍的問題上,與其保持著強硬或宣言的姿態誅殺沙龍,用某種權威式的角度譴責他們守舊的不知變通,不如用同情的理解心態面對他們,他們也有自己的困境。而當代藝術也不一定就是好,新的創作也有藝術體制的問題。換句話說,我想把這種「不確定性」拉起來,而不是篤定的二元對立−新就是好,舊就是糟,並深化既有的偏見。

小結

近來,我在哲學家王偉雄的網誌上看到一篇《論器識》的文章。強調我們別被偏見所蔽,能用不同視野看世界的學習方式。他說:「先處於『器識』的狀態,那樣去學習知識技能,才能夠『致遠』,不斷更上層樓,望盡天涯路。……這種學習狀態的另一面是『知本而不蔽』,即不為偏見所蔽,能分清事物的本末輕重,不會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換言之,在經過通篇的反省後,我期許自己能保持開放心胸,不被自己的見識所限制,並持續的自我批判,進而看到這個世界的各種可能。

 

其他補充

如果拉到當代藝術的角度看,我們鮮少看到相關的評論,他們根本無視沙龍的存在。這種對沙龍不屑的現象似乎只存在於攝影界。這是很弔詭的現象,因為沙龍對大眾的影響明明早已存在多年,受過很多批判仍然陰魂不散,但當代藝術並不會過於想排斥他們,並容許他們的存在。反而是只有攝影界會把它視為眼中釘想除之而後快。

我在思考,是否因為當代的陌生感並不容易親近,所以創作者在大眾文化的包圍下飽受挫責,一邊想媚俗或生存(拍一般人或朋友容易理解的東西),一邊又想忠於自我做嚴肅的創作。但又看到自己的作品做得好也頂多在國外發光發熱,很明顯不會被一般人(家人、朋友)接受的沮喪,以及就算被接受也是因為名號(得什麼大獎)而不是作品本身的無奈。

所以,如果一般人透過教育都能懂得當代創作的思維,那當代創作者就比較容易獲得認可,也容易被一般人所賞識。可惜,當代藝術的推廣就不是這麼這麼回事,它沒有特別的準則,並集任何矛盾於一身:既當代又最不合時宜、既清楚又模糊、既熟悉又陌生、既前衛又最復古、既僵死又栩栩如生,更重要的是「既否定(推動現代主義的原動力)又肯定」。

 

廣告

對「器識與自我批判的態度」的想法

  1. 無論是哪一種攝影(姑且是文章中指稱的當代或是沙龍),我支持張美陵老師的方式是因為有一個價值是本質上的捍衛,那就是拍照這件事情是要照片可以體現作者的思考,而非某種風格上的臨摹與因襲。用更白化的方式來講,如同我的老師 黃建亮導演常常在講,台灣用腦袋在拍照的人實在太少了,你的照片一定比你的人更誠實,如果看到照片只能說器材、時間地點(出大景)與美女(哪位正妹),你就會明白多數在做攝影教育的老師們為何會如此批判沙龍。我也是從沙龍出身的攝影人(1995年國際學生沙龍的首獎得主),我熟知沙龍追求的是什麼,若從休閒娛樂的角度,我絕對支持沙龍帶給大眾的功能,但是今日,我們都是嚴肅的在看待攝影這件事情,那一條動腦思考拍照的線,是我絕對捍衛的,如果你也是嚴肅看待攝影的話。
    我想問你幾個問題,那就是你有參加過攝影學會或是參加過他們的活動嗎?在攝影史上有多少沙龍攝影被寫進去?邏輯上你的大標"沙龍攝影跟當代藝術的問題"當中應該是指涉沙龍攝影跟當代攝影吧?以台灣或是國際的當代藝術似乎都不會對沙龍攝影(台灣)是不是存在藝術問題進行過討論,我想你是第一個。

  2. 其實我們都是站在同一邊,我們都不是很苟同沙龍協會等人佔用攝影資源,以及他們的形式風格對一般大眾的影響。

    此外,第二個小標那邊我想指的是,「批判沙龍反而鞏固雙方的對立」(應該是攝影界內部的批判,不關當代藝術的事,謝謝你指出,我立即修正)。因為我在很多文獻中看到一直以來都有人在狂批沙龍(這實在是老梗了,特別是報導或者紀實那邊的人的更愛炮沙龍,幾乎每一代的人都炮過沙龍;反而是今天當代藝術的人無視沙龍的存在);但沙龍今天仍然活得好好的(這不代表我認為他們是藝術創作,我跟你一樣覺得那只是休閒娛樂)。所以,我覺得狂批他們反而只是再度鞏固雙方既有的成見。對我來說,我尊重每個人的「幻見」跟「享樂」(紀傑克也認為直接去搓破他人的幻見,會發生恐怖的事!哈)。

    因為,我覺得沙龍跟當代攝影是「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式,他們有他們自己的邏輯系統。所以,我不會想要積極改變或攻擊他們。或許,也可能我身邊的年輕朋友都是對當代攝影比較有興趣,所以我跟沙龍體系的人比較少正面衝突(或者沒真正見識到他們的古板),這確實是我不夠入世的地方。

    但,我覺得要瓦解沙龍的話,不是從外部的立場去批判他們,要求他們跟我們一樣嚴肅思考攝影(這對我來說真的太現代主義感,而且太多人這麼做了,其實我自己有些文章也有這樣的批判調調。)而是做一個有趣作品,「揭露沙龍機制內部的結構」,讓人感受到一種詭異的矛盾。就像是當代藝術常見的「機制批判」,把運行沙龍的結構機制揭露出來,更甚至就在他們的場合展出,像個病毒一樣在他們內部結構裡瓦解自身。

    我知道你想捍衛攝影老師們對沙龍攝影的批判,我曾經也想炮翻沙龍。但,這兩篇文章主要想說的還是「我自己對自己的反省」。總之,我覺得與其花時間討論沙龍、批判他們;不如多花更多時間思考你那有趣的展覽!與其回到過去(雙方罵來罵去又無解的鬥爭),不如正視當下發生的有趣事件^_^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