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美學平權

9780262072922.jpg

這陣子這部落格突然人氣爆增,因為〈美學與品味的侷限:談談三組爆紅攝影展〉這篇文章,似乎引起不少人關注。這也讓我開始反思這現象。有趣的是,我發現這篇文章是在商業或大眾文化這塊火熱起來,但在藝術領域則還好(因為他們對那種展覽壓根沒興趣),這讓我喜憂參半。

身為一個不自己在大眾平台(臉書或粉絲團)推廣文章,並持續用文字書寫攝影的人來說,當然開心自己的文字被其他人看見。但是,我同時也憂心許多人只是想跟風,而非想進一步探索當代藝術創作的脈絡。

當我看到網站的流量統計時,也注意到大部份的人「只看那篇文章」,其他篇文章的瀏覽量並不高(那篇文章早已寫完一段時間)。所以,似乎有些人只是跟風式的想批判那些高知名度的展覽,而非真的想去理解創作脈絡。換句話說,就是藉由批判那些作者說明自己的高品味,並且跟一般大眾做「區分」,這似乎又落入菁英主義的邏輯裡。然而,我在那篇文章的真正訴求卻是「藝術的平權」。也就是說,對於多元藝術的接納,而非對既有品味的再確認。

媒體塑造的品味

今天大部份的人都是透過大眾媒體市場(新聞、臉書貼文、廣告等等),養成自己的品味判斷。然而,媒體市場缺乏歷史參照,他們只跟著流行走,並不斷餵養我們新的訊息,他們沒辦法給我們完整的脈絡去辨別什麼是真正的新。藝術史家Boris Groys在《Art Power》中指出「在媒體市場所關心之處,我們受到新東西不斷轟炸,與相同東西的不斷回返。只要媒體是唯一的參照點,觀察者就缺少任何可以比較的脈絡,讓他可以有效的分辨新與舊。」也就是說,在媒體市場沒有歷史,只有不斷的新東西跟同義反覆詞的轟炸,希望我們不斷地消費,跟立即的遺忘。

上述可以解釋我們在臉書跟大眾媒體上不斷接受到的品味資訊,不管是時尚、流行、美的標準等等的轟炸。大多人不願意理解「真正新」的藝術,反而是欣賞媒體塑造的品味,不斷地穩固既有的品味市場,或者只是想做出簡單的差異,而非「差異的差異」-不只是形式上的些微差異,而是概念的翻轉差異(比方說日常現成物在美術館的出現)。

當然,我並非鼓勵所有人都去做嚴肅的藝術創作(因為那比拍商業或沙龍還更辛苦)。而是希望多些人願意去理解藝術,透過對藝術脈絡的理解,就會發現自己的侷限,同時也願意包容千奇百怪的藝術。透過理解,也會開始辨別什麼是「好的藝術」,什麼是「重複媒體品味的作品」。而非抱持一種排斥心態,當一碰到當代藝術就認定那是全球市場邏輯下的產物,並且排斥各種讓人不解的藝術創作。事實上,我希望觀者能試著解放自己的侷限,包容多元又晦澀的作品,同時養成欣賞「真正差異」的能力。

 

既有品味的鞏固

面對當代藝術的晦澀不明,許多人抗拒藝術機制,並且主張藝術應該忠於自己、回歸生活,要做讓一般人看得懂、看的感動的東西。面對這種批判,Groys卻認為「在品味由當代媒體生產的背景下,當人們說到回歸『真實生活』,通常他們指的是全球媒體市場。這表示:對於藝術機制的抗議,不再是以美學平等為名、或者對正統品味的抗爭;而是相反地,意圖穩定和確立目前盛行的品味。」換句話說,當我們說要反對現有藝術,讓藝術回歸生活的宣稱,其實只是鞏固大眾媒體塑造出來的現有品味。

當我們說要做讓大家都看得懂的東西時。其實早已預設「他們看不懂藝術」的前提,這恰恰回頭建立菁英主義的立場,把觀者視為看不懂的俗民大眾。然而,好的藝術,是對大眾有信心,相信他們每個人都有能力欣賞藝術,並且同時讓觀者的感性重新分配。這絕非只是鞏固某種菁英品味,而是爭取永遠未到來的平等烏托邦。

 

藝術的美學平權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不斷受到大眾媒體的品味轟炸。然而,只有藝術是真正沒有美學,進而肯定平權的。「恰恰是缺乏內在的、純粹的美學價值判斷,從而保證藝術的自主性。藝術的疆界是建構在缺乏、拒絕任何美學判斷的結構上。因此,藝術的自主性並不意味一個自主的品味位階 − 而是揚棄任何一個品味為位階,並盡力一個所有藝術品都有平等的美學權利之國度。」換句話說,藝術的平權指的是對於多元的接納,而非對既有品味的再確認。然而,它同時也批判只以單純、未經反省、辯論不足的方式模仿既存的藝術形式。這也說明,為什麼藝術家要不斷的抵抗既有的藝術形式,而不只是單純的鞏固已經有的美學品味。

其實,「只有美學品味」的作品,恰恰扁平化藝術的複雜性。因為在徒具美學形式的創作中,看不到作者在創作過程的積極抵抗或反省,也看不到致力於美學平權的努力,想突破自己侷限,探索未知的可能性。在「只有美學品味」的作品中,看到的只是作者高高在上的神話,跟菁英品味的姿態。將觀眾視為被動的觀者,不斷地灌輸他們什麼是好品味,什麼是壞品味;而不是讓觀者主動養成獨立判斷的能力。

最後,在「媒體的品味」跟「藝術的平權」之間,我並不會完全拋棄前者(因為可以開啟藝術跟大眾文化間的討論),但我更願意選擇多討論後者。因為只有平權的藝術,讓我們願意從歷史脈絡去理解、並敞開心胸跟他者溝通;只有平權的藝術,才真正反映文化、政治、社會與經濟在現實生活裡的不平等。

 

參考資料

Groys, B. (2008). Art power. MIT Press.

郭昭蘭、劉文坤(譯)(2015)。《藝術力》(原作者:Boris Groys)。台北市:藝術家。

廣告

對「藝術的美學平權」的想法

  1. 1.美學的品味也是有不同類形跟創新的。
    2.在現代,藝術與商業間挪用跟反挪用/拆解及拼裝是可見的,長久下來很難有脈絡可尋。
    3.探求藝術的可能性及追求藝術平權我是同意,但為了反對而反對的創作態度個人認為是不可取的。

    1. 當然,純粹的為反而反就變成某種形式操作,而不是作者真心的想抵抗一些社會、文化附加給我們的限制。我也不喜歡為反而反的作品,但我認為積極的「抵抗」仍然是重要的精神。你提的挪用手段就有部分是對精緻藝術的抵抗。

      此外,挪用商業符號本身在藝術發展上已有歷史脈絡,比方說從普普藝術或Barbara Kruger開始,就一堆人大量挪用商業元素。有趣的是,當你在提「挪用」這個手段時就是進入歷史的角度思考(你拿過去在藝術脈絡出現的手段出來討論)。而且挪用不只是單純的挪用原作的原始意義,而是透過挪用,重新賦予作品新的意義。所以,挪用並非毫無頭緒、無脈絡可循的。

      至於美學,我覺得好作品自然有它獨特的姿態;特意講究美學的作品總是讓人失望,因為除了美學就好像沒有其他東西可以討論了。而且,玩美學跟形式上的創新有點偏向現代藝術式的思考,當代的挪用藝術就不只是用美學去看,而是從觀念上來看。

  2. 因為那篇文章而開始看更多你的文章,覺得很有意思,也同意在欣賞藝術的時候,培養出獨立的鑑賞力是十足重要,而不是僅跟著表面的美。評論的文章正是能夠引起大眾思考的必要存在(若讀者能夠保持理性),謝謝你,會持續閱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