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跟商業的弔詭關係:《為什麼是藝術攝影?》

why-art.jpg

 

為什麼是藝術攝影?這是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 )教攝影的Lucy Soutter寫的一篇文章(之後出版成冊,不過這篇文章也成為這本書的導論),而這個問題也牽引著我思考藝術攝影到底特別在哪裡?我們是用什麼眼光在美術館看這些藝術作品?這些藝術作品跟商業市場的關係又是什麼?由於這篇文章的預設讀者是攝影系學生,所以Soutter試著轉換成學生的角度思考,並且進一步討論學生在進入攝影學院後,難以適應當代攝影的矛盾情緒。

在台灣,其實也不少這種情況,當我們抱著某種想「透過攝影表達自我」的情況學習攝影,但碰到國外留學回來的老師開始教後現代藝術的注重脈絡、社會文化議題,在創作手段上反主觀、反表現、反作者神話、充滿媚俗符號、討論再現的侷限時,那些想學攝影的學生卻感到很大的衝擊。

於是,有些人開始排斥當代攝影,認為那只是一種流行趨勢,而自己堅守現代主義「為藝術而藝術」的傳統,努力地為自己而拍、表達自我才是王道。另一方面,因為當代攝影越來越不像攝影,並且逐步融入各個領域的「解疆域化」。藝術跟商業、社會、文化之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也使得「攝影本格派」沒辦法做調適。

因此,Soutter試圖討論這些問題,提供給學生面對當代藝術的思考方式,並且捍衛藝術獨特的「文化共享」特性。首先,他精彩的提出手提包問題。簡單來說,手提包問題指的是「藝術攝影」跟「商業產品」價值意義的差異為何?進而誘發學生許多有趣的回答。以下四種學生是Soutter的歸納整理:

  1. 站在現代主義的立場,推崇藝術攝影的手工藝跟美學價值,不把商業產品看在眼裡,認為那是另一種水準的東西。(參考現代主義的忠實信徒)
  2. 站在文化評論家的立場,指出當代藝術其實只是藝術機構跟資本主義共謀後的風潮,簡單來說,就是商業跟藝術的價值其實一樣,都是資本主義結構下的消費產物。(參考布西亞對當代藝術的批判)
  3. 有些人站在關懷社會的立場,指出攝影應該要揭露重要的社會真實,在藝廊裱框的攝影作品只是讓藝術變成中產階級欣賞的膚淺商品,換句話說,他們認為當人道關懷的攝影在藝術場域展出時,其實也變相的剝削被攝者,將被攝者變成賞玩的審美物件,如同商業產品一般。(參考Susan Sontag對Sebastião Salgado的經典批判)
  4. 最少部分的人則毫不考慮地投入商業。他們認為,時尚可以塑造個人風格、打造自身品味,並進一步形塑個人的身份地位。偏好唯美的商業產品勝過攝影作品。(參考商業攝影師或一般大眾)

總的來說,當我們面對商業跟藝術的差異時,大致上有以上四種觀點。第一種毫不猶豫地擁抱藝術攝影的品味,不把商業看在眼裡。第二種批判當代藝術跟商業的合流。第三種以社會價值為主的角度批判藝術的商業化掩蔽攝影真正重要的社會價值。第四種像是一般文青略過嚴肅的藝術創作,直接擁抱商業的美學符號。其實這四種人在台灣也不算少見,很多人都有類似的觀點支持或批判藝術攝影。然而,比較少人能站在更複雜的角度思考這些攝影類型之間的關係,也鮮少人能認同商業跟藝術的合流。

另一方面,他也提出現代主義跟後現代主義之間的弔詭關係。現代主義的立場是站在藝術菁英這端,關注作者的天才神秘,或者是在日常生活找尋充滿寓意的瞬間,注重美學欣賞跟品味、以及攝影的手工藝價值。相反的,後現代則是站在一般大眾這端,挑戰藝術的精英化,並且運用許多反藝術家的天才神話、反美學的手段,進而探查政治性、種族、性別、消費主義和其他各種文化建構的機制是如何形塑我們。換句話說,現代主義仍然以人為主的觀點來看待藝術,而後現代則比較偏向探討多元文化的外在條件。

我覺得Soutter文章有趣之處,就在於他中肯的看待這些藝術攝影創作。不批判現代主義攝影過於陳腐只遵循某種美學品味,沒去思考更廣大的政治文化脈絡。也不批判後現代主義嘲諷的創作手段,過於在意藝術跟社會脈絡的關係而失去其純粹的審美功能。而是用一種平鋪直敘的提出雙方各自的觀點,討論藝術攝影又或是攝影做為藝術的「當代攝影」跟「商業市場」之間的關係。

在資本主義時代,商業跟藝術的共謀方面,Soutter也在義大利藝術家Vanessa Beecroft幫LV做宣傳的作品VBLV中,看到藝術操作跟商業的矛盾又微妙的搭配。因為Beecroft的作品同時具有兩種面向,他同時是商業(宣傳LV品牌),但又同時反商業(有藝術的純粹性)。她在作品VBLV中,運用完美形象的裸體女人(纖細、瘦弱、標準模特兒身材),呈現在展場,事實上這很容易落入第一層面的「男性凝視」而飽受爭議。但,當他大量使用這些女體,以一種面無表情、冷冽的方式面對觀者,反而讓觀者切斷第一層面的男性凝視,進而進入後女性主義的批判觀點,透過物化本身去反第一層次的物化。值得一提的是,Beecroft雖然被商業接受(被拿去宣傳LV),但他同時又具備藝術作品特有的「強烈批判性」。誠如文中所說「這幅照片並不是直截了當的廣告,而是藝術。在這兩種語境之間的空白地帶,為反思開放了一個小小的空間。因為被稱為藝術,被制度化地劃定為藝術,而且與之前的藝術作品有關,這幅攝影作品比手提包體現了更大的文化意義。它也許並不是出色的藝術,而且不是每一位觀眾都會喜歡它。但是它參與了一個豐富的、已經確立起來的探索領域。」

顯然的,Soutter不支持那種盲目跟隨商業市場機制的創作。他認為藝術的價值就在於我們跟「文化的整體精神交流」。比方說他就認為藝術家應該以整體文化或精神上的認同大於只是為了賺錢的創作。他引用法國學者布西歐的《關係美學》,從藝術連結社會,將藝術作品成為中介的媒介,而非頌揚藝術家作品的神性,作品只是是連結觀眾的中介。以及Michael Maxendall的《意圖的模式》,說明對藝術家來說,跟觀者或整個歷史文化之間的「精神交換」,遠比像是商人一般的「金錢交換」重要。

此外,Soutter也認為藝術是為了一般觀眾,而非只是為了市場或藏家等菁英份子所做。誠如他所說「藝術延續的價值就在於它竭力為自己保持獨立身份,即便不斷被市場淹沒。因為藝術並非滿足市場,而是滿足觀眾;觀眾千差萬別,而且不斷變化。另外,關於藝術的話語始終是抽象、專業化的;另一方面,當代藝術和攝影展覽卻吸引數量更多的新觀眾。」

總之,Soutter試圖指出藝術不應該只是市場操作下的一環,而是有更高層面的文化共享意義。而這個整體意義就是為什麼是藝術攝影,或者為什麼我們要選擇藝術創作的重要價值。他結論說的好「多種形式的藝術攝影共享一種語言、一段歷史和一系列觀念,遠比手提包所奢望獲得的要豐富得多。」換句話說,不管是現代、後現代又或是當代藝術,他們本身就跟我們共享一套歷史文化的整體觀,讓我們感受自己在歷史長河中的對照辯證。這種感受,不是快速消費即立即遺忘的商品能相比。

 

附註:我看的是2007年發在期刊上的文章,而不是整本書(2007年那篇文章是2013出版的書的導論)。但,看完導論後,我卻非常想找整本書來看(可惜台灣找不到,要在網路上訂)。

1. Lucy Soutter (2013).  Why Art Photography?

2. Lucy Soutter (2007).  Why Art Photography?

3. 毛衛東的翻譯

廣告

對「藝術跟商業的弔詭關係:《為什麼是藝術攝影?》」的想法

  1. 突然發現這個網站,你的評論都寫得很有趣ㄟ,繼續加油!
    想問一下,你都是如何去獲取或是學習攝影方面的知識的呢?
    有沒有比較入門或是有系統的學習管道呢?感謝!

    1. 謝謝你喜歡。改天我寫篇文章回覆你這問題!因為這問題還滿複雜的(我順便也可以統整自己學習的管道跟系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