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的迴返:《迴返計畫》專題座談

1496673_1279836848696912_5760572651861414231_n.jpg

攝影家陳敬寶在政大藝文中心的《迴返計畫》[1]展覽座談,請來攝影評論家郭力昕主持、並邀請陳光興教授以及藝評家王聖閎參與討論。在這場座談中,不管是攝影跟文化又或者跟當代影像思考的關係,都在在的於討論過程中浮現。

在此,我們可以看到攝影跟其他領域的精彩對話。不管是王聖閎從當代影像哲學的角度思考,又或者是陳光興更關注多元文化、社會脈絡的深度挖掘。都在在的填補、擴充攝影家本身用攝影思考作品的侷限。換句話說,今天攝影家不再只能窩在自己的領域裡,而是需要跟更多領域對話溝通,互相補充加強,否則「純粹的攝影」已經難以乘載這個「日益複雜的社會」。

3359021_xl8apiw_l.jpg

缺席的影像關注:陳敬寶

座談先由陳敬寶分享他的創作緣由,包括對於傳統報導紀實攝影的質疑,還有在中、日、韓創作的因緣,以及做作品時的研究跟大量參考資料。值得一提的是,他大量引用法國女作家瑪格麗特・莒哈絲的小說,進一步凸顯人類對於缺席影像的遺憾。誠如他在攝影集所引述莒哈絲的:「誰想得到呢,誰知道當那個當下對於我後來的一輩子,有那麼重大的影響,所以沒有人想到拍照,除了上帝以外。」[2]

在缺席影像方面,對陳敬寶而言可以分成以下三種。首先,是從來沒拍攝過的影像,比方說莒哈絲提到的對於過往某個精彩時分,沒留下影像的遺憾。其次,則是被拍攝但被封存,我們未曾見過的影像;比方說那些被永久封存,或者被意識形態塵封的影像。最後,則是模糊難辨的影像;例如洗出來的影像沒妥善保存,因為潮濕等因素,所以影像被黴菌腐蝕,影像模糊難以辨識。上述三種影像,不管是沒拍到的;拍了卻無法現身的;又或者拍了後沒好好保存的。都在在點出那些我們在現實中看不見的影像。

《迴返計畫》可以說就是對於第一種缺席影像的再製,也就是小朋友或者父母某個過去難忘的時刻,但卻從來沒拍攝過的遺憾場景。攝影家透過自己詮釋重新建構相關影像,然而這個建構或者再次詮釋本身,並沒有「完全忠實」小朋友或父母的圖繪或描述,而是透過攝影家自己的經驗重新建構出的影像。

我們可以說那些回收回來的學習單可以說是他們回憶中的某個重要時刻,但攝影家的再詮釋則將這些時刻融入攝影家的個人經驗,進一步交融彼此的記憶並重新重構。換言之,攝影家並沒將「當時的文化場域」忠實還原到我們面前,這些影像的內容其實攝影家如入自身經驗後,高度建構出來的「藝術創作」。

3359007_ofhtdog_l.jpg

《迴返計畫》在文化溝通的未竟之業:陳光興

在文化討論方面,與談人陳光興教授就點出來《迴返計畫》攝影影像的不足之處。因為作品大多是攝影家自己的詮釋,缺乏不同文化游移下的高度反思。我們只是用自己的眼光在看待這些非西方文化跟非台灣文化的他者(東亞),而缺乏進一步跟他們溝通交流,產生更多多元觀點的詮釋。透過對於亞洲他者的理解,進一步反思台灣的多元可能性。

並且,他同時提出影像脫離原始脈絡後的虛假性。換句話說,當我們拍攝下照片,將他們擺在美術館、藝廊等地方展出時,這些影像就不可能等於現實。也就是照片離開現實脈絡後,遠永難以呈現現實本身,因爲照片總是隨著其他脈絡(展場)變動其原始(中、日、韓當地現場)的內容。

簡言之,《迴返計畫》儘管周遊東亞四個國家,但卻沒進一步連結各地文化,並深度的產生溝通對話。在《迴返計畫》跨東亞國家方面,儘管陳敬寶跟郭力昕都提出儒家文化的影響,所以影像的同質性比較高,較難看出各地文化的差異。但,實質上東亞文化之間還是有許多深層差異,我們必須透過這些差異的溝通,才能建立台灣主體的多元可能。

有趣的是,攝影家也坦率地提到在做計畫時,因為缺乏對當代文化理論的認識,所以遺漏這一塊的深度思考。當他到北藝大繼續就讀博班後,才對藝術、哲學、文化理論有更深層的理解,在做作品的2009-2012年間,他仍然以攝影家身份創作,所以於文化的思考較不深入。而且,跟韓、日、中的合作都是恰好有機緣,而不是特意挑選東亞地區,所以東亞文化的討論並不是他作品的原始意圖。

不過,陳光興最後還是指出《迴返計畫》已完成。未竟之業是要思考如何拓展、擴張、再溝通作品,或者思考更多的藝術可能。也就是可以思考更多劇場、表演的方式重新思考這作品,而不一定只能透過攝影的方式將這些作品裱框展覽。

1320130204172621.jpg

腦海影像的啟動:王聖閎

相對陳光興的煽動跟對於不同文化的多元思考。藝評家王聖閎則提出《迴返計畫》值得玩味之處的影像哲學觀-法國哲學家德勒茲提出的「大腦即螢幕」。也就是說,《迴返計畫》的實體影像之外的「無機具影像」(虛擬的,招喚腦海的影像)。換句話說,《迴返計畫》有趣的不只是實體影像(展覽或攝影書裡的照片),而是作品對於觀者腦海記憶的招喚。《迴返計畫》的攝影照片並非將記憶變得可見,而是一個中介的媒介(Media),啟動觀者的記憶影像。

所以,攝影影像的實踐不只有拍照,只要媒介能招喚那種腦海中的影像都能算攝影影像。[3]簡單來說,《迴返計畫》的文字、圖畫、或影像等都進一步地打開陳敬寶攝影影像的豐富閱讀層次,不只將影像侷限在攝影家的「照片內」;影像也可以透過不同媒介出現在「照片外」的觀者腦中。

3359005_56rxpx1_l.jpg

小結

這次的政大藝文中心的講座拓展我們對於影像的多重認識,而不將影像只侷限在攝影的純粹討論。陳光興透過文化學者的觀點,指出《迴返計畫》在文化記憶以及攝影上的侷限。而王聖閎則透過當代影像哲學的角度,引領我們跳開攝影作品本身,回到觀者腦海裡招喚的影像思考,打破攝影影像一定非實體照片不可的疆界。所以媒材區分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作品能否喚起觀者腦中的影像,將影像交給觀者的主體思考。

透過不同領域資深評論人的對話,我們可以注意到,純粹的攝影思考已不堪應對這日益複雜的當下現況。不管是文化領域,又或者哲學領域的補強,都在在提醒我們過去堅守純粹攝影的討論過於片面。關於攝影,我們需要更多不同領域的往返對話,才能激發攝影的不同面向;我們需要從傾斜的角度(偏離正統)來觀看攝影,才能看到攝影的多元可能。

 

附註:由於我曾經寫過《迴返計畫》的評論,因此本文主要著重於講座內容,較少針對《迴返計畫》作品本身討論。

 

參考資料

[1]《迴返計畫》是透過台灣、日本、韓國、大陸四個國家的國小校園生活回憶編織而成。陳敬寶透過他的大型相機,運用編導的方式,將小朋友或家長的難忘回憶「再現」成影像。他將學習單發給小朋友,請他們將自己難忘的回憶用畫圖以及文字描述的方式呈現;接著陳敬寶再透過攝影詮釋這個文本。

[2]陳敬寶(2015)。《迴返計畫》。

[3]王聖閎(2014)。從直接攝影到「非影像」書寫:以張照堂的影像美學與〈非影像筆記〉為線索。現代美術學報,27,105-129。

首圖取自:陳敬寶臉書。阮怡婷攝。

作品圖片取自:Mot Time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