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人的提問:周慶輝 《以人之名》

1455941865.jpg

藝術家周慶輝在采泥藝術二月底的展覽《以人之名》重新梳理自己20年來的創作脈絡。從最早1995年拍攝「樂生療養院」的《行過幽谷》,再到中國拍攝即將被取代的職業《消失的群像.勞動者紀事》,接著是中國偏鄉小孩對科技的奇想《野想黃羊川計畫》,最後則是去年當代藝術館的大展,諷刺以及寓言資本主義生活的《人的莊園》。

不可諱言的,周慶輝在《人的莊園》的精細品質以及社會隱寓為台灣攝影開啟新的視野,在花費許多時間、人力、物力完成的攝影專案在台灣攝影實為少見。他對於作品細節的講究,以及不顧成本仍勇往直前的創作精神,實為典範之一;但在作品本身方面仍然有許多討論空間。

作品展場色彩的呼映

《以人之名》透過藍、黃、灰三種顏色組織周慶輝20年以來的創作脈絡。觀者走入展場,映入眼簾的是藍色牆面的《人的莊園》,似乎透過藍色的冷色調顯示現代人在資本主義發展下的憂鬱或憂傷氛圍。進一步往前,走入土黃色牆面的塵土世界,裡頭掛著活潑可愛的《野想黃羊川計畫》,土黃色呼應周慶輝的塵土,以及俏皮溫暖的暖色。最後走出土黃小世界,則能看到灰牆上黑白紀實攝影傳統的《消失的群像.勞動者紀事》以及《行過幽谷》,灰色代表某種中性跟曖昧,誠如這些影像帶給觀者的曖昧感。簡單來說,透過牆面色彩跟作品的對話,觀者很快地便能進入藝術家提供的情緒氛圍。

1455941898.jpg

獵人到導演

在周慶輝的創作脈絡中,我們可以很明顯地觀察到從《野想黃羊川計畫》計畫開始,他便轉移經典黑白傳統紀實攝影的拍攝手段。進一步挪用小朋友們的繪圖作品到自己作品裡,此外,他也開始採取當代大片幅的形式,拍攝小朋友的大型肖像。林志明也提到,他從此開始由拿著小相機的「獵人」,轉為大相機編導的「導演」[1]。而編導手段的巔峰,則在《人的莊園》中積極展現。觀眾對於周慶輝的印象也大部分在「導演」而非早期的「獵人」。然而,這次卻同時展出早期「獵人」時期的影像,讓我感到有點不安。

如何重新觀看獵物?

我不安的原因,是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些被攝者(作品),或者,我不知道該怎麼用當代的角度重新審視這批作品-痲瘋病患又或是大陸工人。因為當他們出現在展場當中,我不知道該用審美的角度去觀賞這些他者,還是用倫理的角度去思考。然而,這些作品被安置在展場中,將引導成為觀眾審美的作品,而非積極主動的去思考後面的結構性因素。

此外,攝影師也總是對即將消逝的東西著迷不已。消失的工人系列讓我想到Susan Sontag所批判的:「攝影師紀錄正在消失的東西,然後通過拍攝加快他們的消失。」[2]。更不用說痲瘋病人系列,將這些社會中的他者帶到我們面前。而且,巧妙的構圖,絕佳的瞬間,以及攝影師長期跟被攝者的貼近相處,都在在承襲過去紀實攝影的典範,並且同時過度美化他們,使被攝者喪失能動性。總之,這兩組掛在灰色牆面的系列,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他們太容易引領我到傳統紀實攝影的典型批判中。

1455941935.jpg

如何面對當代藝術的形式?

相較下來,近年來的《人的莊園》或是《黃羊川計畫》則普遍受到好評跟讚賞,而我也打從心底佩服台灣終於出現更用心跟大陣仗或者觀念性的攝影作品。然而,我對於《人的莊園》仍免不了疑惑,因為除了場地是在動物園的取景外,形式上卻承襲Gregory Crewdson的大陣仗電影感,不管是影像中的隱喻,又或者電影感的色調,又或是特大片幅。周慶輝在訪談中也大方提到:「我的創作就是在國外的技術手段中模仿、學習、再改造,所以沒有特別的發明。…….我試圖去找同輩攝影沒有做的事,然後我不停去實踐自己想做的事……。」[3]換句話說,他形式上確實是跟著當代攝影的風向球,只是內容套用自己在台灣生活的脈絡。創造出形式跟國外相近的風格,但內容是台灣社會的中產階級生活,並同時注入台灣生活的符號(如,泡麵、罐頭、便利商店等等)。

對於社會的批判,以及對於當代形式的致敬,可以說是對了當代藝術指標的政治正確。老實說,對於他投入的心血,我衷心敬佩,台灣少許有藝術家能不顧一切的做到這般田地。然而,我同時卻覺得或許應該有更多可能,而不只是淪為批判社會然後再一次成為中產階級的觀賞玩物,或者向國外流行形式致敬。此外,現在藝術家批判社會似乎成為某種政治正確的選擇,誠如《人的莊園》中一張諷刺藝術體制的作品《no.5》。事實上,他或許可以選擇進一步開啟觀者更多「思考」或「行動」的可能,而不只是淪為《no.5》的一份子。

_人的莊園No.-05-e1427877894389.jpg

小結

無論如何,透過《以人之名》,我們可以觀察到一個創作者在作品間游移的姿態,並在展場前面顏色中感受到作品的情緒氛圍。從典型的報導攝影中性灰色,再到當代編導攝影的暖黃色以及憂鬱藍色,無不流露周慶輝對於人類的關懷以及提問。

然而,過去傳統的紀實作品又要如何在當代的情境下重新詮釋,又不落入傳統的窠臼中,是觀者們可以不斷思考的問題。此外,如何面對西方當代藝術形式的沿襲,也是可以進一步反省的提問。但不管如何,這些問題都遮掩不了他在台灣當代攝影裡的創作視野跟決心。

參考資料

[1]林志明(2015)。「獵人」和「導演」:由風格演變角度看周慶輝「人的莊園」。http://talks.taishinart.org.tw/juries/lcm/2015070313

[2]黃燦然(譯)(2010)。《論攝影》(原作者:Susan Sontag)。引自P111。

[3]周慶輝談周慶輝。展場資料。

圖片出處:采泥藝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