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孤獨與回憶建構:2015 ONFOTO Showcase

12516208_10204330445060576_888400285_n.jpg

ONFOTO是藝術家韓筠青跟孫蕙戀一起創立的古典暗房工作室。除了暗房技巧外,也有攝影概念的教學。這次的Shwcase展現2015年學生們的成果,也讓我們一睹現在的年輕創作者在想什麼。

大抵而言,作品普遍表達現代生活的虛無、孤獨跟迷茫。這次大部份學生都情感充沛,並且具有攝影的直觀性。雖然,以整體概念來看,仍有些觀念或者脈絡安排尚待加強。但是,以多元的風格表現來看,確實為台灣攝影帶來新活力。

在空間上,因為ONFOTO的空間具有中性特質,所以整體空間還不至於吃掉作品。但,因為策展的主題不夠聚焦,所以對觀者來說有點渙散。如果可以有效地把相似主題的作品擺在附近,讓每個人的作品能互相對話,或許觀者會較有頭緒的進入展覽情境。

此外,每套作品都沒有命名,只有創作者的簡介或者對於攝影的看法,這很難支撐作品的概念。另一方面,每套作品都缺乏論述或者更針對作品本身討論的觀點,所以較難有方向的提煉出新觀念。而陷入某種唯心論(觀者看什麼就是什麼)困境。

缺乏試圖翻轉觀者看世界方式的企圖,而讓觀者單純以自己既有的觀點,或經驗套進作品裡毫無方向的詮釋,是普遍年輕創作者遇到的問題。當然,在這個影像氾濫的時代,要創作者用文字寫出有趣的自述並不容易。

慶幸的是,開幕時,我有聽到創作者們創作的概念,所以並不會那麼自由的詮釋作品。以下分別就作者概念跟作品形式討論這次展覽。依據創作者概念,歸納的主題有,影像的「孤獨」、「建構」以及「記憶」。

孤獨的自我:陳彥智、詹宛喬、袁祥豪、余昇鴻

未命名-1.jpg
陳彥智作品。左圖為整件作品,右圖為細節。

陳彥智的作品使人感到矛盾又有趣。在概念方面,可以說他是個徹底唯心論者(看什麼就是什麼),完全不賦予作品任何意義,只想將它交給觀者解讀。並附上了如,作品是自我夢境,作品就是我等等說服力稍弱的觀念(這類型的反駁包括,觀者怎麼知道你的夢是怎樣?觀者為什麼要去理解你的自我?),又或者如同森山大道式的挑釁宣言。

然而,他的展覽形式卻獨樹一格。他用東方書畫的方式將作品由上至下的排列,並懸掛在牆上。此外,他還採取搶眼的紅線穿透作品。像是他將自己那些片段、碎裂式的記憶(夢境)重新縫合在一起。而「縫」的動作把那個碎裂的夢境跟封閉內心串連成整體。影像就如同夢境般,積極的抵抗不完整的碎裂現實。

雖然,他的影像不可諱言的有森山大道的影子,比方說影像的形式(粗粒子、晃動歪斜、高對比、特定主題不明顯等等)跟延續大師的觀念(很不羈又過於自我的挑釁觀者)。但是,他展覽的形式,以及使用鮮豔紅線縫合各個碎裂片段的影像,讓整個作品不至於完全籠罩在森山大道的影響下。透過展覽形式,陳彥志在破裂的影像間縫合出完整的夢境,並進一步反映現代社會的荒謬。

12483365_10204320225765100_36093597_n.jpg
詹宛喬作品

同樣具有孤獨的情境。詹宛喬透過自拍(Self Portrait)探索自己。在作品中,她透過裸體、晃動、以及讓人感到不安的形式,反映了現代生活的孤獨。

在自拍方面,美國攝影家Francesca Woodman可以說是這種自拍形式(裸體、遮掩臉、晃動、廢墟等)的濫觴。然而,詹宛喬選擇創作的空間是自己的家裡,而並非廢墟。這個居家生活的使用,更加凸顯了現代生活的荒涼。現代生活就像衣服般,把她赤裸的身體包圍起來。

一方面,他大量使用洗衣機、廚房、窗戶、盆栽等等日常物件(上圖右側)。另一方面,他則抽離背景,只凸顯自己焦躁、不安、恐懼等狀態(上圖左側)。相較後者抽離時空的普世痛苦感;前者大量融入居家環境的使用,更能進一步反映現代生活的困境。不過,這前(環境)後(內心)兩者之間的對比,也讓觀者跟作品進一步對話。

12463566_10204316434990333_1975128079_n.jpg
袁祥豪作品

網路知名的攝影家袁祥豪(Kadosa),也是在拍自己,不過他是透過物件表現自己。他在出社會後,對自己自身的定位狀態感到迷茫。於是,透過這套作品探討自身矛盾不安的處境。紅球(象徵自身)就像攝影在之間(in between moment)的狀態,懸置於空中,配合於他乾淨精美構圖,營造現代感十足的環境。

此外,他也選擇長期合作的模特兒,搭配紅球呈現於現代環境中。雖然,模特兒都沒有露臉,不至於完全搶走攝影師的概念。但是,這模特兒的選擇(瘦、柔弱、飄逸)仍然熟悉,就像他擅長拍攝的美女一般。

然而,透過這層搭配,也再現他專職拍攝時裝模特兒的現實。因為這類型的模特兒通常是他合作的對象,但攝影師就有如紅球,難以真正接觸他們。而這作品,讓觀者像攝影般,難以「接觸」她們的內心,只能隔層相機接觸她們的無奈跟想望。

12483830_10204316446150612_1561124772_n.jpg
余昇鴻作品

余昇鴻則透過拍攝女生模糊、失去表情的模樣凸顯自我風格。他透過女生投射自己,跟袁祥豪一樣採用不讓女生露臉的策略。此外,他進一步使用模糊、歪斜等等影像風格淡化女生,凸顯自己。

不過,廢墟加美女的攝影公式(這濫觴也是Francesca Woodman,她很有企圖的探索自身跟女生的再現。可是大部份台灣攝影師只是拍攝廢墟加美女反差的形式),似乎應該要有所鬆動,或許能讓觀者思考為何台灣攝影師很愛拍廢墟加美女。

雖然,他採用模糊、歪斜、隨意抓拍等等形式,試圖挑戰傳統的美感表現(糖水、性感、文青、精確不模糊等等)。但是,因為主角的選擇(瘦弱古著女性)使得影像的表現仍然逃不出再現美女框架,觀者難以跳脫框架感到顛覆框架的企圖,攝影師本身也藏在美女後頭。也就是說,影像表面上雖傳遞反傳統美女照,凸顯自我風格的訊息;但內涵卻隱含著拍美女的意識形態。

建構生活:曾建元、陳浩天、吳時馨

12476505_10204316436470370_261695942_n.jpg
曾建元作品

另一方面,曾建元則試圖透過肖像照探討古典攝影的內涵,他使用8X10的相機替街坊鄰居拍攝肖像,並使用鹽印法慢條斯理地處理影像。

曾建元似乎在悼緬失去的傳統攝影技法,同時用傳統相機煩瑣的儀式性質,對抗數位的速食影像。但是,人物主題「牽手」的選擇,似乎難以契合他想處理「攝影本身」的內涵,回歸到緬懷攝影技法的內容。導致觀者失去「影像內人物」跟「傳統技法本身」的連結。

12490167_10204320227085133_1508096971_o.jpg
陳浩天作品

陳浩天的作品同樣是拍自己,但他試圖表現大學生活純真、可愛、瑣碎、無聊又充滿活力的景觀。一樣自拍,但卻不那麼孤獨或煽情。反倒是透過攝影建構日常生活的可愛樣貌。

此外,他也套過將照片串連在一起,呈現大學生一天的生活。這邊出現更多的日常景觀,懷有大學生的幽默跟趣味。

12498557_10204320226485118_262336876_n.jpg
吳時馨作品

身為文字編輯的吳時馨則在作品中呈現文青情懷。他試圖探討現代人用手機拍照時,容易忽略的腳下景觀。

作品的影像風格向日系文青(清新柔雅)靠攏,但卻缺乏反身性思維。可惜沒進一步探討目前市面流行的文青風格,僅只是擁抱它們,而沒思考文青影像產業後面的結構。儘管影像中呈現淡柔優美的腳下風光,但是,因為過於清新柔雅,使得影像成為現實的出口,而少了一層反過來觀照現實的力道。

回憶的影像:王志傑、鄭妤婷、劉彥君

12490193_10204316445830604_785822354_o.jpg
王志傑作品

王志傑面對自己深刻的生命經驗,不避諱的呈現自己上一段感情的對象。他試圖傳達真實的作品,而不想將自己依附在他者的標準之上。所以展示對自己感受最強烈的過去感情。

作品直接的呈現前女友迷茫樣貌,以及依靠牆壁的模樣。此外,作品中還搭配上海的街拍景觀,在景觀中突出上海地標-東方明珠電視塔。雖然女友是在上海認識交往,可以連結上海跟前女友。但是,這景觀照片卻帶著有趣的衝突性質。因為,照片呈現尚未完全現代化的民居,以及電視塔的對比。看似繁榮的上海,仍然有兩種不同的景觀。(那根突出的電視塔跟前女友之間或許呈現某種曖昧的性慾象徵?)

在前女友方面,因為過度唯美,跟余昇鴻一樣,如果觀者沒有相關背景資訊(討論創作者過去情感),隨意詮釋的話,則容易陷入再現美女的困境裡(把女友當作客體,而缺乏能動性)。

不過,難道面對過去私人經驗的創作不可行嗎?事實上,法國當代藝術家Sophie Calle在《極度疼痛》中也深刻的面對過去戀情。她採用書本形式不斷討論那段感情結束的荒謬過程,以及內心還有陌生人的極度痛苦。她也是從生命經驗出發,並進一步剖析現代人的脆弱、親密感和自我認同。更重要的是,她徹底把私人與公眾的界線模糊,透過私人經驗反映公眾性質。反觀王志傑的作品,仍不可避免的帶有唯美又封閉的私人性質。

12463729_10204316439310441_218377966_n.jpg
鄭伃婷作品

鄭伃婷試圖討論自己對逝去親人的回憶。她透過紅傘象徵逝去的母親。畫面形式上的柔美,搭配傷感主題,造成畫面跟內容的衝突(形式柔美、議題感傷)。

這種衝突感,跟川內倫子影像形式上採用柔美冷靜,但內容卻討論危險死亡的策略相似。不過,鄭妤婷的影像卻更孤獨的呈現傷感,以及進一步深入的融入自身經驗,重新再現自己跟家人間的關係。

12494515_10204320231205236_1821693718_o.jpg
劉彥君作品

最後,劉彥君的作品則是呈現她在各國旅行時的景觀。作品充滿豔麗又詭譎的張力。其中,還帶有意識的探討過去德國的歷史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一張德國柏林廣場的紅色影像。她試圖再現過去納粹屠殺猶太人的不堪歷史。除去旅遊紀誌影像的省美愉悅,那紅色的血腥暴力更深刻的打到觀者心中。

在展覽形式上,相較於傳統掛在牆壁的形式,她將薄薄的影像懸置在半空,更是凸顯歷史的脆弱以及人類的迷茫。

有趣的是,入選2015 MoMA New Photography的藝術家Basim Magdy,也採取鮮豔的色彩探討城市間的關係。但,劉彥君採用的展覽形式,更讓影像不只是固定在框架中,而如同記憶般輕薄的漂浮在空中。

劉彥君試圖從台灣人的角度詮釋德國過去歷史、政治等等問題。整體來說,這套作品的形式跟內容都讓人感到震撼。

小結

這次ONFOTO的展覽,呈現現代生活過度發展下人心的困境。以及探討攝影影像在自我、記憶、建構之間的關係。

在自我意識方面,陳彥智、詹宛喬、袁祥豪、余昇鴻,他們不約而同的使用自拍形式反映現代社會的荒涼,以及現代人對於自我的迷茫。

在影像的建構方面,曾建元、陳浩天、吳時馨,他們透過攝影建構自我生活、以及沿路的景觀。

在影像回憶方面,王志傑、鄭伃婷、劉彥君,他們透過回憶呈現對於過去情人的敢感情、以及對於逝去親人的緬懷、還有異國的歷史。

整體來說,ONFOTO這次展覽的影像風格多元,但因為缺乏主要概念/主題連結作品跟作品間的關係,導致架構較為渙散。而創作者們在作品脈絡或者概念上仍然還有加強空間。但,多元的影像風格,確實帶給觀者豐富的視覺饗宴。

 

附註:本文照片皆為ONFOTO提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