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當代藝術的困境

繼我在《現代藝術「後」的當代藝術:在藝術終結之後》討論當代藝術是什麼,以及為什麼這麼讓人不解,還有後面的哲學精神後。接著,我將試著梳理矛盾的台灣當代藝術現況。因為當代藝術的實踐似乎又回流到某種規範性的菁英立場;徒具多元、在地化、什麼都可能是藝術的口號,而漸漸失去內涵。

以下將討論我觀察到的問題。首先,在創作媒材的選擇上,單一媒材的創作選擇,似乎在當代顯得不合時宜。再來,在創作者方面,藝術體系內的人又很難跟體系外的人溝通。然後,在藝術精神方面,當代藝術的反動精神也被架空,走向徒具形式而不具內涵的瓶頸。最後,則是談談當代藝術的理想跟現實。

「現代單媒材」走向「當代複合/新媒材」?

如果說現代主義是將單媒材(繪畫、攝影、雕塑等等)的本質探究到極致,並劃開學科界線,往專業發展,把媒材的特性發揮到最純粹(比方說繪畫就是平面性)。當代藝術就是朝單媒材的反方向發展,當代創作者會問自己為什麼繪畫只能是繪畫?為什麼攝影只能是攝影?雕塑為什麼只能是雕塑?並不斷朝其他媒材蔓延、整合、擴張。

在當代,新媒體藝術以及跨領域藝術反映趨勢而成為顯學。當代創作者更大膽的嘗試之前從未嘗試過的媒材表達自己的觀念(更準確地說,是更能反映當下現況的媒材)。而不是先天性的被傳統媒材限制,落入探究媒材本身的現代主義死胡同裡。簡單來說,媒材本身變得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創作者的觀念。只要你能適當表達觀念,用什麼媒材或者跨域到音樂、舞蹈、建築等等奇奇怪怪的組合都可以。

這對創作者來說是一種自由解放,但卻同時是一種限制。在解放方面,創作者能走出自己的舒適圈(駕輕就熟的媒材,比方說攝影、繪畫),嘗試更多元的媒材來表達自己的觀念。但是,在限制方面,如果創作者不用複合媒材或新媒體創作的話,就好像跟不上時代,而落入現代主義的框架裡(不符合XX,就不是藝術)。

我認為,創作者確實要走出媒材本身的限制,看看外面的世界,再回過頭來省視自己本身。而不是跟風式的因為當代藝術都在跨界,所以我也要跟著跨界,這似乎又回頭陷入現代主義「符應某種規則才是藝術」的思考裡。其實,我不認同創作者要跟上時代潮流的「刻意跨界」;而是希望他們在深知自己領域的不足後,才願意進一步嘗試其他事物,並逐步往外擴展的「跨界」。

總之,現代藝術重視「專業」,你只要會一樣東西到精通就能打天下。當代藝術則是更重視「通才」,你必須要什麼都懂一點,最好是樣樣精通,更甚至能無縫跨越到完全不相干的領域。現代藝術「往內部鑽」,而當代藝術「往外部蔓延」。值得注意的是,這兩種思考模式並非絕對的矛盾互斥,在某方面來說,它們能並行不悖並相輔相成。

「藝術體系內」跟「體系外」的對話困難

藝術本科(北藝、南藝、台藝大、國外留學的歐陸、英美派等等)學生也跟一般人比起來更能掌握藝術脈絡。因為他們相較一般人,更有豐富的創作資源,以及更理解藝術體系跟運作的機制(上至理論,下至策展或者國際市場。不過,如果人人都能創作,那麼要學院幹嘛?)。

這導致體系外的人很難跟他們接軌,除了百年難得一見的陳界仁外,似乎很少藝術家能不在體制內又能跟體制分庭抗禮。大部份都是在體制內創作,並逐漸跟上當代趨勢。

而體制外的創作者則是很難跟體制內對話。似乎體制外的創作者就是「他者」般,難以進入所謂的藝術脈絡裡欣賞。因為,當代有些創作必須一些哲學、社會學、心理學的基礎才能理解在做什麼,當缺乏相關背景知識,實在很難接到創作者傳遞的概念。再加上,當代藝術離純粹的美感經驗越來越遠,也很難直觀地純粹欣賞。所以導致體制內外的失調。

這將致使一般人的欣賞跟學術有個隔閡。學術系統確實使用在地化或全球化的方式推廣藝術,將藝術家推到國際。然而,弔詭的是,這些藝術家因為太過前衛,卻在本地獲得不到認同,藝術家理想似乎都是在他方,而不是自己家園。而那個他方又總是西方的價值體系,似乎要將台灣的藝術放在西方藝術體系發展的脈絡下看,並且要跟得上國際(好聽點是國際,事實上是西方)才行。

台灣當代藝術反的現代主義?

在台灣,其實沒有經歷到歐美那個現代主義霸權的藝術時期。就立即從西方傳入後現代風格,架空對於現代主義的批判跟反省。致使後現代風格失去反動精神,變成為反動而反動的空洞風格。

此外,這種特殊風格呈現在我們日常生活的每個角落。走在台北街頭,到處都可以看到抽去內容,徒具形式,雜亂拼貼的廣告或塗鴉等等。

我在讚嘆俗民文化的力量同時,也反省到這力量似乎缺乏當初那股反現代主義的活力,只是為了吸引觀者眼球注意所採用的隨意雜亂拼貼。雖然我當下感覺這風格好後現代,但是卻感覺不出他要說什麼?或者是有什麼訴求?還是單純只是覺得這樣拼貼很炫、很好看、能吸引人注意並駐足消費?

事實上,後現代雖然反動大敘事的歷史,但卻並不能完全架空歷史存在。更重要的是,理解主流敘事壓抑藝術在僵死框架裡,隨之而來的反動精神。但是,目前有些創作者都忽略過去現代主義純粹精神下的問題,而直接進入後現代,造成作品的空洞、貧乏、無病呻吟。

相反的,也有不少人對於藝術的認知仍保留在傳統現代主義的框架下,死守著「為藝術而藝術」的純粹精神,而完全不管藝術世界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

雖然大敘事已經終結,我們進入了後歷史時代,藝術沒有一套固定的模式可循。但是,後現代或者當代創作的無序模式,其實更需要參照歷史。因為後現代作品常常使用許多過去的作品參照做互文性,但不直接沿用過去作品的內涵。而是在當代,賦予過去作品更多不同的意義。

當代藝術的理想與現實

因為當代藝術什麼都可以、什麼都可能的特性,使得它不斷拓展到各個不同的領域。然而,當代藝術不斷的拓展,在跟資本主義串聯後,卻像怪物一樣鋪天蓋地的朝文化、商業等等發日常生活蔓延。使得藝術家越來越像設計師。如今,你我走在大街上看到的任何東西都可能是商業跟藝術的混合體。

理想中的當代藝術(當代有理想嗎?)是打破雅俗之間的二元對立,並擁抱在地的俗民文化,將藝術跟生活之間的界線抹除。然而,回到現實,大部份的當代藝術(創作者批判機制越兇,越容易獲得藝術機制的肯定)卻還是跟現代主義一樣,跟資本主義串連,不斷被商業機制吞食,以及被藝術機制(博物館、美術館、藝廊)收納,成為共犯結構。並不斷鞏固自身品味,排斥傳統老一派的藝術風格(現代主義過時了)以及區隔俗民流行文化。

另外,在關心社會議題方面,批判社會似乎也成為當代藝術的某種政治正確。僵化後的批判導致藝術家是為了「批判的形式」而做藝術,而不是創作者本身陷入在那個現象,有所覺知才做的藝術。因此作品反映出來的通常不是時代的困境,而是徒具形式以及人人都會喊的批判口號。

在美感方面,美感形式似乎已經是過去式,現在是藝術倫理導向的時代。然而,身為知識份子就要優越的批判「藝術美感形式大於創作議題/主題本身」(因為作品淪為藝術藏家鞏固或炫耀美學品味的物件,而不是反過來觀照議題本身)。有趣的是,我前述的「知識份子批判美學」也成為某種僵化跟陳腔濫調(我也批判過),將藝術價值導向倫理,完全切割美感經驗。那麼藝術跟社會運動又有什麼差別?

小結

這是很弔詭的現況,因為現況似乎又回頭走向某種現代主義遇到的規範性瓶頸。而不是朝向某種開放、多元的解放角度思考。或者更準確說,當代是假性的多元傾向,實則仍舊在鞏固菁英意識。

不過,如果真的毫無限制,失去判准,走向無止盡的嘲諷跟虛無,那麼我們還需要藝術嗎?當藝術真的擴張到像空氣般無所不在,那麼藝術跟我們的關係又是什麼?當藝術失去精神而跟商業潮流合流,藝術家又要如何面對「當代口號」下的困境?

 

 

相關資料

現代藝術「後」的當代藝術:在藝術終結之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