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藝術「後」的當代藝術:在藝術終結之後

藝術終結.001.jpeg
藝術發展脈絡。作者依據丹托的論述自製。

你是否有到美術館卻不知道那些「藝術」到底在幹什麼的經驗?是否有為什麼「這種藝術」這麼不美的疑惑?更甚至有覺得連這種無聊鬼東西憑什麼能是藝術的判斷?又或者,在攝影的脈絡下,覺得當代攝影越來越無聊以及抓不著頭緒的感覺?

《在藝術終結之後:當代藝術與歷史藩籬》帶我們從過去的發展脈絡下,理解為什麼今天的藝術會怪到這種的地步。這本討論當代藝術哲學的書讓我翻開後就無法釋手,沉浸到作者的思維中。但也是因為作者的文筆生動,再加上譯者翻譯的流暢,所以我很快地就進入作者鋪陳的脈絡。

作者亞瑟・丹托(Arthur C. Danto)是當代著名的藝評家以及哲學家,他的論點影響至今。在這本書裡,他主要指出傳統藝術史發展的「大敘事」已經走到盡頭。藝術隨之進入「後歷史時代」。雖然後歷史時代的藝術仍然會繼續發展,但卻不再依附於過去的大敘事(主流)下,並呈現多元難以掌控的樣貌。

以下,我將建立傳統藝術(繪畫為主)發展脈絡下的大敘事。接著,談現代主義的理性進步觀以及意識形態的推崇。再來,討論後現代思潮對現代主義的批判跟反動。最後,談談當代藝術的哲思轉向,以及一些當代創作者遇到的問題。

模擬現實的傳統繪畫

我們對傳統繪畫的主要印象或許是文藝復興時期,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三巨匠的作品典範至今仍震懾人心。「透視法」這個技巧也是在這個時期興盛起來,這時期到19世紀末的藝術,主要判斷標準,就是藝術家的「再現的事物」是否符合真實世界。也就是說,藝術是以模擬世界的樣子為主,將畫當作通往想像世界的窗戶。其實,目前我們大部份人(非藝術主修的普通人)的觀念仍然以此為基準。

Mona_Lisa,_by_Leonardo_da_Vinci,_from_C2RMF_retouched.jpg
Leonardo da Vinci, Mona Lisa, 1503-06

崇尚意識形態的現代主義

然而,在1839年,攝影術出現後,單純只是再現事物的繪畫已經難以再發展下去。因為攝影比繪畫更能清楚再現事物,所以把繪畫模擬現實的功能取代。於是,繪畫在遭遇此波困境後,開始回過頭找尋自己的定位,印象派畫家也是在這時脫離精準的再現外在世界,轉向光影的描繪。這時期,在台灣最家喻戶曉的畫家應該就是印象派的梵谷,以及立體派的畢卡索。

16-1.jpg
Picasso, Weeping Woman, 1937

在現代藝術出現之前,法國哲學家笛卡兒的「現代哲學觀」出現,人們開始回頭關注人類主體,對於世界講究理性、純粹、整個世界籠罩在現代主義進步的思潮下。繪畫也跟著搭上這股思潮,畫家們再現的不只是真實事物,而是「再現的再現」,轉而從外在世界的描繪,回頭來探索「繪畫本身」,並不斷往純粹跟抽象的概念發展。

對於現代主義,丹托指出:「現代主義不是,或不只是,接續在浪漫主義後面的另個風格時期:它代表藝術被提高到一個新的意識層次,這反映在繪畫上就是一種斷裂,彷彿強調模擬再現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去反省再現的手段和方法。」

從追求純粹開始,每個創作媒材開始分門別類,跟其他媒材切割,並不斷探究媒材自身的極限,往媒材內部鑽。於是,繪畫開始追問自己的本質(平面性),並越來越抽象。從此開始,菁英的抽象審美品味跟一般大眾對於具象的欣賞在此分裂的越來越清楚。好像越能欣賞抽象事物就越像是菁英的意識形態在此展開。

Jackson Pollock, Number 8, 1949

現代藝術的排他性

藝術菁英(藝術家、評論家、收藏家等等)們曲歌和寡的不斷創新純粹的藝術,那時的口號是:「為藝術而藝術。」為純粹藝術的精神奮鬥。到最後,藝術的進步創造轉換為新形式的變化(形式主義),並且總是要搭配一套宣言跟「意識形態」。比方說,立體派的宣言就跟印象派不同並互相排斥。

因為意識形態的排他性很強。所以,每個派別都排斥其他派別,認為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準則。又或者每個派別是建立在前一個派別的基礎之上,不斷往前推進,並且規範性越來越強。

也就是說,只有符合某種意識形態還有規範的才是藝術,其他不合乎規範的都不是藝術。丹托說:「每個藝術流派都是由一種藝術的哲學真理觀點所驅動:藝術在本質上若是X,任何非X的事物都不是(或本質上不是)藝術。」以台灣攝影藝術界的例子來說,獨尊某派而將其他流派棄之如履的例子也屢見不鮮。

終於,現代藝術的運動進步到極致後,遇到了形式以及信條僵化的問題。緊接著,後現代的挑戰(譏諷)隨之出現。

解放的後現代

後現代指的是一種批判意識。不像現代主義那麼樂觀的看待進步,而是較為悲觀地看待現代社會下的過度發展跟進步意識,以及對於理性的推崇。並且,進一步質疑藝術的權力以及運作機制。丹托指出:「大敘事消失正是後現代主義的主要論點。解構主義不特別強調理論的真偽,而較注意一套理論產生後的權力與壓迫關係,既然某套理論的運作可以讓哪些人獲得權力、哪些人受到壓迫已成為必問的標準問題,很自然地,人們也開始將問題延伸到現代主義上。」

由於現代藝術不斷的「原創」遇到了瓶頸,當一切都被原創光後,似乎這世界已經出現不了任何原創事物,你想做的前人都做過,甚至做得更好。因此,在厭倦藝術不斷「原創」的概念後,後現代開始拿傳統(前現代)的元素出來,並使用挪用、嘲諷、拼貼、混仿、挖苦等等幽默的手段創作。藝術家們在當代賦予過去經典作品不同意義,而不只是形式上的單純模仿。丹托認為:「當代藝術的主要特質之一,就是當代藝術家可以任意將過去的藝術派上用場,同時卻不採用原先的創作精神跟初衷。」

02.jpg
David Reed, Judy’s Bedroom, 2005。注:這作品就引用希區考克的經典電影《迷魂記》,並在其中合成藝術家的畫作《#328》。

另外,後現代會更有意識地去批判「藝術機制」,並融入社會意識。就此開始,藝術離「純粹的藝術」越來越遠。如果說,現代主義要我們用精神去欣賞純粹(飄在天上)的藝術美感。後現代的當代藝術家則是走相反的道路,將藝術帶回現世,並結合在地文化,毫不避諱政治、女性主義、全球化、環境污染、勞工、移民、種族、資本主義等等零零總總的社會議題。又或者是透過創作者自身的生命經驗,回過頭來觀照社會的荒謬。

有趣的是,我發現一般台灣年輕人不喜歡討論議題(我指的是非學院派),反倒喜歡討論自己身處在這個荒謬環境下的疏離感,或者內心掙扎的情感。

重要的是,後現代的創作者不再像現代主義這麼嚴謹的建立藝術殿堂的框架。反倒朝「框架外」發展,玩世不恭的看待藝術,並且同時質疑現代主義建立的框架。

當代藝術離開美感經驗轉向哲學思考

在1970年代左右,普普藝術的出現,使現代主義那種富麗堂皇的大敘事遇到了挑戰(有人會說1917年杜象的《噴泉》才是石破天驚的第一人。然而,普普藝術其實更有抱負的顛覆藝術傳統,並歌頌平凡事物。丹托也說:「不論杜象成就了什麼,他絕對不是在贊嘆平凡事物,而是在削弱美學的勢力或是在探索藝術的界線。」)。

當代藝術也隨之受到重視(之前就存在,只是沒被重視),那種眾聲喧囂,卻沒有統一規則的無序風格開始展開。丹托指出:「當代藝術是個訊息失序的時期、一種美學完全混亂的情境。但它同時也是個接近完全自由的時期。今日不再有任何歷史藩籬。任何事都可以容許的。……只要形貌有受到關心,任何東西都可以是藝術作品,而如果想要知道藝術是什麼,你必須從感官經驗轉向思想,也就是說,你必須轉向哲學。」

換句話說,大敘事結束的後歷史時代,什麼都可能是藝術,這拓寬了「符合某某條件才是藝術」(以攝影來說,就是符合曝光階調、印樣精細、細節逼人、不能模糊歪斜等等)的現代主義式信條規範,將藝術解放至失序並更加多元的方向,並轉向了觀念的哲學思考。

bidlo_not_warhol_1991.jpg
Andy Warhol, Brillo Boxes, 1963

簡單來說,藝術作品不再只是我們觀賞的對象,而是要能讓我們思考。因為現成物成為藝術形式的大量採用,所以如今創作者必須要解釋自己的作品「為什麼是藝術」,而不是尋常的物件。

藝術作品本身變得不重要,反倒是成為一種「索引」,導向更重要的「觀念」。不只是作品本身成為觀賞對象,讓觀者膜拜或讚歎藝術大師的偉大技藝。更重要的,是促發觀者「參與思考」。不只是讓觀眾用「既有的美感經驗」套住並隨意的看。而是希望觀者駐足凝視,更甚至跟作品互動,又或者成為作品本身,透過作品翻轉觀者對現實的思維。

去作者與情境營造

此外,創作者作品本身的品質不再像過往一樣是首要考量。更重要的是「情境脈絡」的營造。所以,作品最後呈現空間(展覽空間)整體的營造,變得比作品本身更加重要。作品不再只是表框排排放的安置在美術館的白色立方體內,而是需要思考透過更多不同的形式(大型裝置、與觀者的互動機制等等)讓作品與觀者有機的對話。

另一方面,當代創作者也更有意識的「去作者化」,轉而提升觀者「參與的經驗」。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當代藝術離純粹的「美」越來越遠;轉而擁抱一般民眾,逐漸融入社會實踐裡。

對傳統的懷念

對一些創作者而言,或許會對過往經得起考驗,經典永恆的作品留戀。並且,覺得自己做的東西曲高和寡,難以獲得時代認同,會隨著時代洪流淘汰。同時想回頭效仿大師的精美技藝。

然而,當代藝術跟現代藝術最大的差異,就在於當代藝術「關注當下」,轉瞬即滅,隨說隨掃,所以難以預測。現代藝術則從過去「放眼未來」,更加追求歷史定位,以及鞏固某種菁英式(雅俗對立)的價值觀。

丹托卻認為,我們不能再只是沿用前人的方法(形式),我們的作品要更加屬於自己,並且同時反映自己所身處的時代:「如果我們也想傳達傳遞超越古今的訊息,就必須找到自己的方法。…….我們得為我們的時代找出最適切的表達方式。」

小結

總之,當代藝術是對現代藝術的反動。藝術也從傳統的模擬再現;到現代主義意識形態的崇尚;並進一步透過後現代解放,將藝術導向了「什麼都可能是藝術」的當代狀態。

就像首圖,藝術從一條穩定的發展方向,拓展成無方向性並且更多元的脈絡。並且,同時重視大敘事之外的「其他藝術」(其實過去就同時存在,只是每個時代意識形態不同,所以沒受到重視)。

或許可以說,現代藝術追求的是求「同」存異;當代則是求「異」存同,更重要的是凸顯差異,而不再將藝術依附於某個主流敘事下。

跟現代藝術亟欲追求的純粹性以及規範性比起來,當代藝術的包容心更廣博。有時候,我也搞不懂為什麼今天現代藝術(或他們的精神)仍在鞏固某種菁英品味(看起來很假掰那種)。但同時,我也會更有包容心去看傳統、現代風格的作品,理解他們是在什麼樣的時代脈絡下產生,並蘊含著怎麼樣的精神。

當你搞不懂當代藝術到底在幹什麼的時候,又或者覺得他們那些藝術家跟藝術機制只是曲高和寡的在鞏固自己的菁英品味,迎合藝術市場,貶低我們這些俗人時。或許可以思考整個藝術的發展脈絡,同時也會具有更廣的包容心看待身邊一切,以及未來任何未知的藝術形式。

當我藉著丹托的書重新討論大敘事時,事實上我仍然在建立大敘事。因此,要絕對的說大敘事已經告終,現在朝更多元、本土在地、個性的方向發展也不完全正確。其實,我們並非生活在真的邁入後現代的世界,而是活在現代性與後現代處於緊張衝突的世界裡。

(附註:這部落格的形式就非常的現代主義!)

參考書目

林雅琪、鄭惠雯(譯)(2010)。《在藝術終結之後:當代藝術與歷史藩籬》(原作者:Arthur C. Danto)。

 

廣告

對「現代藝術「後」的當代藝術:在藝術終結之後」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